拯救自己和毀滅自己的,往往都是自己。




看到一則關於水芹的資料有寫到:
「 它在地上露出的部分有多高,扎進土壤裡的根莖就有多深。」

放野而生的植物,生命力極其旺盛,和堅韌的人一樣,自理茁壯。用一個家常野菜作為片名,顯然是在說一個 「 家 」 的故事,配上美國夢,就是一個他鄉奮鬥的血淚史了。

有夢的爸爸,以小孩為先的媽媽,個性大剌剌的奶奶,自帶教堂的工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牢不可侵的信念與信仰。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為了讓家人得到更好的生活,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地方扎根,是許許多多移民、遊子、外勞、難民等人的築夢旅程。故事不盡相同,但只要一一道出曾經遭遇的挫折、磨難、困處甚至絕望,彼此都一定有所共鳴。

爸爸對農務夢想的執意追求,是為了讓家人過好一點的生活;媽媽放手讓爸爸去追夢,是相信他能夠實踐顧好這個家的承諾。把家擺在最前面,是她唯一的條件。因此,當他的雄心逾越了她的底線,沒有把小孩的健康與生命放在優先的順序上,她理想中的家就迅速崩塌了。

對她來說,家是一切;對他來說,美國夢是他的全盤賭注,因為他不想再過苦日子,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也是他認定可以讓家人過好生活的一步險棋。夢想代表著希望,造夢的人被萬丈的光芒佈滿視線,看不見夢想的毀滅力。須知,夢想有多大,燎原之勢就有多強。

爸爸的夢想是需要用水澆灌的,水源出問題是一記警鐘,提醒他不要自視過高,盲從聽信自己的腦袋。奶奶誤燃的一把火,就像她不按常理的性情那樣,為這個家帶來了毀滅式的一次重生。隨意栽種的水芹自然生長成一大片,還給了小孫子奔跑的勇氣,牽引著她回家。

夢想的根源是家,扎根的信念是家。腐壞的只是軀殼,持家的精神力是無比強大的。面對家的禍害,從讓步、犧牲到奮不顧身,本意都是為了守護這個家,深根固柢的家。

美國夢只是一個夢想的縮影,放在任何人、任何夢想的追逐裡都是類似的形體。在苦難中求存、尋找美好的故事會如何演變,取決於一個人的把持和對自己的鬆綁。



• 《 MIN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