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的,我們都會好好的。




沒想到那麼小、那麼細微的音量,卻鼓動了內心最響亮的共鳴!

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是過去式,再好或再壞都一樣會過去,下一天就看你選擇怎樣過。有時候平平淡淡就過完一天;有時候遇到一些人發生了一些事;有時候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改變,徹底顛覆了之前的生活方式,迫使我們必須展開另一種生活。

面對無法預知也無力抗衡的轉變,第一時間你必須先緊緊地抓住一個救命源。可以是一件物品,一個人、一件事、一種狀態,反正就是任何承載著 「 一個希望 」 的東西,也是對你有著深切意義的一份 「 推動力 」。這對你接著下來將走過的每一個艱難步履,漫長但一定會走完的自我療癒之程,一直到走進下一段人生,有著至關重要的重生作用。

房車裡,住著兩個曾經迷失的靈魂,他們正正是彼此的救命源。一個成功戒掉了毒癮,一個脫離了優渥家庭的束縛,以為就此能在自由呼吸的音樂道路上相依相偎到最後。無奈命運弄人,在一個毫無預警的瞬間,周遭的聲量突然被扭到最小,他的世界從此安靜了 ⋯⋯

玩音樂的人失去聽力,就像廚師失去嗅覺或味覺那樣,是一記重創,少點理智就往下沉了。

一個人如果要墮落,是可以很墮落的。有的人是縱容自己的墮落,追求生活上自由自在的絕對控制權;有的是不斷試圖振作卻又一直往下掉,好不容易爬上來了差錯步就秒墜谷底;再加上每一次的嘗試都是嚴重的耗損,所以只要一逮到放任自己的機會,很容易就淪陷了。

一個要命的改變,是一次死去再活過來的歷程。當然,活過來的前提是,你要撐過去,撐到最後,撐到適應為止。不僅僅是適應悲傷,或與傷痛共存,而是找到深入骨髓的平靜。

他知道有一份愛在守候著他,他很需要這個愛,他必須確保這個篤定的希望在終點等著他。但他知道這不是一個容易熬過的黑暗時期,最關鍵的還是他沒有足夠的耐力去獨自面對煎熬。因為他們的生命已經繾綣在一起,更多時候,可以讓他活得更好的力量,是來自她。

當他把車子賣掉,以為可以醫好自己,回到原本的生活,找回原本的美好,才發現這一個生命的試煉,已經讓一些曾經的不美好復原了,而自己也該是時候好好地擁抱這個缺陷,感受它帶來的痛苦轉折,讓信念駕馭殘疾,聽見綠洲的呼喚。

以為是一個失聰鼓手重新感應音樂的勵志故事,卻原來是一個 「 人 」 的生存記。



• 《 SOUND OF ME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