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吧,OWN YOUR BODY!




2020 是讓人感覺很複雜的一年。它帶來了很多的不快樂,卻也同時帶來了很多建立在這些不快樂的事上的快樂。可以說是 「 痛並快樂著 」 的概念。

工作上兩面看,有人失業有生意結業,一路抵抗下來,垮的垮倒的倒;另一邊廂,也有人逆流而上取得突破、找到生路。至於生活這個部分的變化,很大程度是受到工作發展的波及。它可以是不好的牽連,讓情況變得更糟糕,也可能是好的意外收穫,讓你得到了一些擱置已久的美好。對於思路比較清晰的人來說,只要再多用一點力輕輕一推,下一段路或許就可以走得更為篤定了。

當然,有很多人是完全沒有辦法快樂起來的,甚至會一直不快樂下去。我沒有要試著去理解這些人的感受,也不想以大愛之名去說一些偽善的話。有的人就是愛喝正能量雞湯,那就盡情地灌,各取所需完全不是問題。但你硬是要拿這些精神糧食去餵飽一些不對的人,它就變得不切實際了。在沒有實物的基礎下,你給的力量就像毒品,讓他們戒不掉卻又得不到。

有些快樂是一直都在的,只是自己選擇了不讓它太過張揚,彷彿深怕這個快樂有時限,用完就沒了;又或者是過慮,擔心不快樂的事馬上就要追趕上來了。是強迫症無誤,明明認同人生要有缺陷才美這個說法,卻又忍不住杜絕許多的可能性,久而久之就什麼事都沒發生了。

2021 年都快要爬上眉梢了,想結束的還沒要結束的意思,想改變的似乎也沒要改變的意思,都已經差不多是要跟朋友跟同事甚至跟家人說 「 明年見 」 了,還是希望能有一些些小確幸來得及發生。像是多出來的影天,都看到心揪成一個新極點了,卻是最療癒的一段美好時光。

最近兩部看得我熱淚盈眶的電影,剛好都有一幕非常療癒的飛躍戲,希望透過書寫的過程,能夠更深刻地記住。是不一樣的結局,但湧動而出的喜悅感卻是一樣的,純粹而毫無保留!


• 《 ANOTHER ROUND 》( 丹麥語原片名:Druk


計劃趕不上變化是常有的事,但有些變化是需要 「 被發生 」 的。

只是更多時候,我們都選擇了這樣就好。可能是因為某些不盡相同卻又劣源相近的原因,比如不想改變、害怕改變,不敢驚動繃緊的現實面。像積木到了隨時抽掉一根就塌下的狀態那樣,知道自己就是那個必須做出最關鍵決定的人,才發現自己原來早已經不敢冒險了。

原本只是一場老朋友的聚會,酒精作祟,進而衍生了一次醉酒計劃,始終為人師表,還是要有點分寸。嗯,這不是酗酒,是為了一些科研說法做的實驗,之後會寫成論文的。至少當下真的就是這樣計劃的,有點瘋狂,卻又有點興奮。久旱逢甘露,一點爽感,雄勁都勃起了。

人常常都高估自己的自制能力,覺得只要設下規範、清楚條法就可以管好自己,卻常常被無窮無盡的需求給試誘後,合理化自己的越規行為。就像酒精度差一點可能就差很多那樣,只是稍微上調一點點,效果竟然更好一點點,後面就是覆水難收的更多更多了。

絕路也是走出來的。有的人絕處逢生,有的人選擇帶著絕望走完它。酒本身就是一個很可怕的武器,它帶給你的忘記是當下的,但之後記起來的部分,卻是擊中要害的傷。有的人可能就此淪陷了,但這一個 「 提醒 」 放在還有希望的人身上,則變成了一種活過來的力量。

中年危機是不動聲色的,只要日子沒風沒浪如常地過,你就可以輕易不去面對。偶爾被越來越年輕的世界有意無意施暴,也無痛無感。門關起來了,把其他人都擋在外也不自知。

悲劇的發生,沒有人需要被譴責。不要被自己的衝動給嚇壞,你只是太想念自己了。


• 《 SYSTEM CRASHER 》( 德語原片名:Systemsprenger )


好話不一定都是好的,像「 為你好 」 這一類,就是很欠揍的所謂好話了。因為當一個人不好的時候,他是很難突然變好的,更何況為你好這話其實是讓說的人好過罷了。

什麼東西對自己好,其實是知道的,只是有時候多想就會疑心重,腦袋總是不夠乾脆。所以很羨慕那些行動派,可以愛自己愛到目中無人。還有一種人,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他們是因為不受控所以只能孤軍作戰。他們有些是叛革心態,拒絕不公允制式的套牢;有些則是先天障礙或暴力陰影的受害者。同樣是被邊緣化的一群,卻被世界看成是破壞者。

破壞的是什麼呢?是人牢,是那以管制之名行統化之實的所謂系統,所謂制度。破壞了那些明明沒有多餘的愛,卻總是忙著展現大愛,將偽善進行到底的人不斷在唬爛的幻夢。

系統是死的,人是活的。執行任務的人當然清楚這一點,但他們也是制度下的受害者,精神力長期性消耗,逾越不了的條條界線,給愛給到面對暴力轉嫁也只能溫柔縱容。而孩子們的想法和行為其實很純粹,只是大人們沒有盡全力去試著理解。

情緒管理是連大人都做不好的事,你又豈能期待小孩能夠做得好?

小女孩的暴力傾向是被養大的,她很快就無敵興奮,一失控破壞力也無敵驚人。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有時候很糟糕,只是越是克制越容易出岔子。媽媽是真愛,但自己的情況更糟糕;社工們也是真愛,但必須顧及職業操守的拿捏。比較悲哀的是,人一害怕就失去了愛的能力;要知道,就算甘受哄騙,還是會痛的。( * 每一幀嘶喊的影圖根本就有聲的,看著都想哭了 )

也不是故意的,覺得自由被侵犯就反抗了。一躍而起的一抹笑容,我寧可看作是她在用高昂的抗爭能耐,嘲笑綑綁的社會體制。拒絕去想小女孩的命運,Fuck the 現實( *1900-insp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