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影話


應該是工作症候的緣故,好像只要回到這裡寫寫字,就找得到那個自己喜歡的自己。

也因為這樣,後來的寫文方式,越來越任性,越來越私化。幾乎只有小部分和電影的真實劇情相連,更多是電影中一些情節或看完電影後,帶給我的延伸思考。換句話說,只有自己看得懂。

一些電影,是寫了文,但更想用語錄的方式勾勒出個人想法中的全貌;一些電影,寫不出太多的文字,但隱隱有一些想法,就想用幾句字堆砌想像中的輪廓。找配圖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思索的過程,它必須是帶有情緒的一個記憶點,看著看著眼眶就泛淚了的一幕。

並沒有放棄重啟 IG 的念頭,但不懂不分享自己還可以分享什麼,就這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