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見底的貪奢。




不是恐怖片卻嚇到人的,通常是一下被煞到,「 欸,我身邊不就有這樣一個人嗎?」

每個人都希望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卻不是人人都能如願以償。有些人甚至連選擇的權利、憧憬的力氣都沒有,一輩子就這樣在無力中走完全程。積極的人,最喜歡動腦筋,堅信自己有能力改變現狀;而他們前進的動力,是為自己的肩膀增加更重大的擔子。

低落的時候,他覺得是自己欠罵,所以會主動送上門讓正能量軍師來罵醒他。被別人的負能量纏身時,他覺得是別人的問題,所以直接忽視或砍斷話題,轉身投向正能量軍師的懷抱,同聲同氣說不是同道中人的各走各路好,少他一個多三個誰怕誰,他看不到他們所看到的( 前路 )。

說到底,都是別人有問題,是人家的損失。正視自己的問題,好像就會弱掉那樣。

熱愛歸類的人,應該就是黑幫界的斷捨離達人了,逆我者死。有一句聽起來好像很對但根本就是邪教思想的話 ——「 混什麼樣的人你就是那樣的人 」,真以為演久了就會變真似的,哪裡知道眼角太高看不到在地的目光,大夥的白眼都早已翻到後腦勺去了。

當披上糖衣的世界成為主導,你會誤以為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了,從羨慕到參考到複製,你可能已經在仿造著同一種所謂當下的生活方式。

如果只有兩種選擇,一是過著你負荷不了的生活,但你享受這種逆流而上的感受,覺得是甜蜜的負擔,堅信這是鞭策自己的最佳方式,貫徹土豪思想,覺得花錢是為了賺更多錢。二是每天都在自己的舒適圈裡得過且過,偶爾被雞湯灌溉就能茁壯長大。你可能不會太窮,但一定沒有太多閒錢,而且只要夠用就沒有繼續掙的意願,想說能躺下為什麼一定要站起來?就每天都很積極地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快樂建立在自己覺得快樂的事上,這也可以算是一種激進吧?

當然,你選哪個或怎樣想都好,快樂基本上還是同等的,只是生產的方式不同。

有的人很熱衷於當偽貴族,但他們不一定是愛充大頭、愛裝愛騙,更多時候是太有自信,總是口若懸河,真的相信自己正在築起夢想中的城堡。從外觀望,確是如此的優越,而旁觀的人們,有的艷羨,有的仇富。如果看著看著轉移不到目光,也就跟著沉淪了。

在不對的生活裡苟且偷生,你會繼續挖洞再填洞,循環再循環,因為你以為夠了的,卻原來永遠都不會夠,大還要更大,多還要更多,好的還可以有更好的。

你不是承受不起失敗,只是承受不了打回原形。但事實上,你依然只是一個被資本主義大世界打磨成典範的奴隸,一遭野心與貪念偷襲,馬上就現形了。



• 《 THE N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