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青春,我有故事。




沒有人會知道自己的人生半途,是在什麼年紀。有的人可以活到很老,卻一事無成;有些人的生命路程很短,來不及成長。

年輕的時候,沒有想過自己的四十歲後會是現在這個模樣的。沒什麼作為,庸庸碌碌的,過著一般人過著的生活。由於在線痕跡不夠活絡,所以常常被誤以為很忙、太低調。沒被想起的時候,就像是派對上安靜坐在一旁喝著飲料的幽靈般,一種透明的存在。

想想這或許也是一種老態吧?最近看殘損毀壞人設的青春美劇特別有感,愈破愈美!腦海偶爾閃過一些畫面都有想哭的衝動。WRWWR 的黑人媽媽說她曾經什麼都是,到最後忘了自己是什麼。一個人的時候你會迷失自己,當身邊多了個人的時候,你可能已經失去了自己。

每次都說自己瘋狂得太早,所以當瘋狂成為一種流行後,自己反而怯了下來。對於一個曾經很用力存在後來奢求鬆懈而至無力感纏身的人來說,任何的學習過程都是消耗至極的事,因為它會一直提醒著你,這不是你要的,到後來頂上的突破光環掉下來,變成了緊箍咒。

一直到現在都還是很費力地試著放輕,但一些戒不了的人和一些工作上必須妥協的事,總會讓一些無謂的怒與悶縈繞在心頭,哄著、擱著,輕輕一爆已夠折騰。

大多時候,尤其像現在這樣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被恐懼囚禁在家的疫情時刻,倒是過得非常舒暢。但這樣的舒適,卻在有意無意之間,反而讓沈澱這回事沒有了間歇的機會,已經隔絕的人與事,變得越來越模糊,連帶的他們曾經激發我的憤慨與熱情,也回不去了。

有個朋友常說我妄自菲薄,我也不是故作謙卑,應該就只是承受不了挫敗感。而每次和朋友們聊天的時候,聊著聊著,總會爆出一兩個讓人咋舌的小故事。偶爾同事不小心開了我的話匣子,說出來的都是那些總是不以為然,卻在經過歲月洗鍊後變得厚重的所謂人生經歷。

一些情懷、一些記憶,小小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它有時候反而會在別人身上起了作用,也有的時候會喚醒自己的片刻熱忱,但就像吹出後馬上被自己拂破的泡泡般,稍縱即逝。

年紀漸長,雖然還不至於被後浪淹沒,但逆風飛行怎樣都會比較吃力。走到岔路口,把心中的音量扭到最大,跟著自己的聲音走下去。人越老,最有機的價值,就是故事。無法寫出來,就說唱出來,力度來自生命磨練,動容來自切身感受。



• 《 THE FORTY-YEAR-OLD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