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暴力衍生出的變態,包括觀眾。




沒有最快,只有更快!

越來越快,是時下生態鏈的輪轉速度。每一個創新創造,都是建立在 「 快 」 的基調上,餵滿餵飽慢不下來的人。每一個發現,都可以繞過驗證;每一個亂局,都可以橫蠻成王道,先說的就是第一名。要爆點有爆點,沒有爆點就引發爆點,一派燎原之勢,燒傷自己逞英雄。

世風日下,沒有死角,還來不及反應,可能就入鏡了;才要嗆聲,卻已經迅速在線上流傳了。管它什麼隱私權,搶拍搶沙發搶頭香才是當務之急。你拍我我反拍你,你在拍我的時候我也可能在拍你;當然更有可能的,是 「 他 」 在拍著我們。接下來可預見嘩鬼出籠般的留言洗版,而後交棒全媒體節錄帶風向,撩動唯恐天下不亂的鍵盤兵團噴發腦液,集體高潮!

長期被假新聞荼毒,已經無法再相信,卻又戒不掉比真面貌更有趣的假人假事,只好同流合污。真實發生的好事,要写得更好更動人;沒有發生的事,換個下三流導師教出來的模式極盡唬爛,掙到數據就是真本事。你還在批判質疑的當兒,已經有更多人買單了。

曾經一度大家都在推崇慢活,也不是說現在就沒有人堅持這種精神思維了,但它似乎已經成為了 「 老 」 字輩的附屬產物,一說出口,心跟著老了十年,真想立馬永遠休息下去 ⋯⋯

並不是沒有試著追趕,但置身於嗨過頭的羊群中,常常因納悶而掉隊。

想說同路人應該互相接力,卻是同行看笑話。無法擠進同溫層,那就毀滅攔路人;被看成是悲劇,那就自己製造更大的悲劇,告訴這個世界你還可以更瘋狂。生活在鏡頭前,開一場四面台的生活秀,滿滿的鏡頭,滿滿的訊息,不用看內容,單是流竄的速度,已經夠焦慮的了。

每個人都愛當教官,學會的教訓,就是把教訓發揚光大,仰慕私刑,沈溺反動主義,彷彿世界會因為你的反三觀而更自由更美好。說什麼看到你就像看到以前的我,而其實那個你一直都還在;逃過死劫以為就此醒悟,結果嚐到鮮血又活過來了 ⋯⋯

在數字快道上,要麼煞車不及,要麼煞不了車。



• 《 SP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