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事情變好,只會變得更糟。




「 了結 」 是一件棘手的事,頭一熱就失手了。

偶爾談起工作上面對的無力感,總是用:會好的、會過去的、再撐著點、就只是打份工、忙是好事 ⋯⋯ 催眠自己。但心裡是知道的,在不斷沈淪又復燃的循環中,其實是在讓自己擺爛著,因而有點餘力的時候,就會想要做些什麼的,卻往往還是爽說後又繼續擺爛著。

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啊,還過得好好的呢。只是偶爾悶出個鳥來或稍微帶勁的時候,因為不願意接受人生就此崩壞至死,所以和大多數活著的人一樣,在失落中衍生出一個又一個的希望。

殊不知,這讓本來就欲振乏力的生活,又多了個不停循環的無力感 —— 落空。

回憶是一場大戲,追溯的過程是魂體相互撕裂。不曉得那些稍縱即逝的夢與想,臨終一刻會是什麼樣的狀態呢?閃回的過程,應該是不可能沒有遺憾的,不然就白活了。

離去的形態有很多種,漂亮的走、無痛的走、有尊嚴的走 ⋯⋯ 是窮奢極慾一生到也要奮力擒下的最後希望。也不管你是不是貪戀長命百歲,或只是覺得活久太折騰,相信還是會希望可以好好地走吧。無奈世界太殘忍,更多時候我們與死亡是不期而遇的。

與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只能用孤獨的視角看世間的荒涼。他被世界殘忍對待,卻也是世俗的傲慢產物;藏匿的心思,只能自己和自己短兵相接,將孤獨進行到底。

人的一生,都在開始一些事和了結一些事中度過,結局十之八九不如預期,而且多多少少都會被一些愛過的人、一些錯過的事,或被綁架的情感耽誤了年華。說的是那些我們理所當然要面對又著實不太願意扛上肩,想逃避又會被愧疚感喚回,壓到人生變形的 —— 負擔。

最後,正是這些披著糖衣的幻彩夢想、甜蜜負擔,慢慢地腐蝕了明亮的軀殼。



• 《 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