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佔有理,要怪就怪生態養成。




生態,可以是任何形式的存在。現在流行什麼,什麼就是生態。

大流行有多可怕?這裡說的不是疫情,而是現實世界中不停不停催生的一個個大流行。當你每一天,時時刻刻,一直一直,沒日沒夜 ⋯⋯,反正就是很長很長的時間裡,讓自己潛入流行的浪潮裡隨波逐流,游啊游,你就會開始想念岸上的好風景了。

生態本應是一個大雜燴,百花齊放!這是大千世界不變的定律。現在亦然,只不過我所看到的,或至少在我短視的眼下,是一個複製的秀場。每個人都各懷鬼胎,所謂的努力只不過是費盡心思去複製他人的成功。當然,被複製的其實也絕大部分是複製品,畢竟盜竊智慧( 或俗稱的抄得高明 )也已經是一種生態,你搬出產權大道理就只會被嫌煩,覺得你的腦洞不開。

被腦殘的人洗腦,還不算最悲哀的事;更悲哀的,是你的妥協,而且把妥協視為突破。

欸,原來還是關疫情事的。與其說是一場瘟疫擾亂了我們原本好端端的生活,倒不如感謝這一場及時雨,洗刷了世俗的污濁,還原了一些真實面,讓很多你看不到不代表它不存在的醜陋,一些經過粉飾的險惡、藏起來的尾巴,都一一現形了。

還在進行式的這一場疫情搞到天翻地覆,狠狠地讓人類的銳氣大挫。你以為生活就從此回到一個真善美的原點上了嗎?等大夥兒出關再看看吧,劣性根本就從未根除,它只是縮回保命殼裡,因為人都怕死啊,在病毒面前也是一派的好戰生態,遇強愈好強。

踩著屍體上,不也是人之常態嗎?疫情教會的事,包括趁亂斂財吧。

所謂的新常態,充其量只是一個詞兒,至少對大部分人來說,生活還是得一樣的過,說什麼「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根本就廢話,或者應該說「 平等 」這兩個字本身就是一個笑話。就像那些每天叫人要有正能量的人一樣,把一種裝不來的感受掰得多具體啊,彷彿要就有似的。

現實由大大小小的生態箱組成,在上帝( aka 自負的人 )視角之下每一個物種都是玩物,一整條生態鏈都修成同一個樣,美輪美奐,輕易地就俘虜了人甘於被完美假象迷惑的心眼,不是看不清真相,只是選擇了偽善,自以為做得起一個好人。



• 《 VIVAR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