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石頭。




最原始的最美麗,可美麗的東西落到人的手上,總是浸染了污濁。

賭,是人最原始的慾望,什麼都可以濫賭一通。賭到全盤皆輸了,敢死連命也賭上,博一個大翻身!迷信轉機、迷信轉運,撐大深不見底的黑洞,盛滿變本加厲的貪欲。

比賭徒更貪的,是信徒。

迷信的人,總是有本事掰出一套又一套沈溺到近乎病體的理論,你越是爭辯他越會衍生出更不可理喻的論調。那種臉紅耳赤的對峙,就像本片從一開始到結束讓人窒息的感覺,一路躁動到高潮後的狼藉與靜默,幾乎是心神重創!

能力來自於自信,有自信的人自帶氣場,但自信過了頭,就是狂妄自大。自我懷疑的人,不是能力不足,而是被愚不可及的慾念麻醉了思考的能力,仰賴虛無飄渺的運氣,但往往到最後還是被運氣擺了一道。

斑斕的世界深不可測,希望永遠都是那麼的迷人。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罪惡之源,一生都在賭一個希望。貪戀的是一份希望,執信的是抗衡命運的能力。

無論是賭徒或信徒,從下層到上流,寶石血咒也只不過是奢華的假象。



• 《 UNCUT G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