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的光,是怒火。




一個曾經被黑暗吞噬的人,你賦予他一道光,他就能從此活在光明的世界了嗎?

他在白人家庭長大,他是天才資優生,在世俗的眼界裡,他是黑人,但卻不是一般的黑人。他配得上名字,一個容易讀、有意義的新名字,一個對身邊人而言代表著光明,但對照自己的黑暗過去(甚至是陰影猶在的當下)卻是格外諷刺的一個名字。

他自小被訓練成殺人武器,縱然被愛牽引回正途,惟內心的憤怒卻是潛伏著的燃點。愛的包容,可以是最終造成傷害的禍首;出於善意的疑慮,可能就是那一條引爆燃點的敏感線了。

嚴師來自邊緣世界,被世界的偏見養成偏執的立場,她站在一個除惡務盡的高度,最終輸給了貪戀優越感的現實世界。慈母對孩子的愛無庸置疑,但愛總是特別容易讓人盲視,或者應該說是選擇性漠視可能會破壞美好的不美好。在愛的視野中,每個角度都有盲點。

孩子用偏激的行為,去奢求一份仁慈,母親在包容孩子缺失的同時,卻也在助長了他的劣根。曾經,他的世界裡只有惡,所以他不懂什麼是善;後來,他成為了這個世界的美好,卻發現醜惡本是世界的原貌。



• 《 L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