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輕易說厭恨,除非你很愛過。




不放手,是因為還有希望;希望破滅了還賴著,是想說直面傷痛或許可以做到放手。

俗話說,做人一定要「 信 」;可信念這回事,很多時候並不是那麼的理想化,帶來的正能量也沒有想像的多。這一份信念,可以很盲目、很愚蠢,天真得讓人嗤之以鼻,但它卻是絕望生活的唯一希望。你執意相信,是因為你希望它終歸會成真,直到你忘了它從一開始就不是真的。

電影《 THE LAST BLACK MAN IN SAN FRANCISCO 》以半紀實為基礎,背景是舊金山後種族隔離、社區高檔化時代,由原型主人公出演,編導是其相識於微時的好兄弟,闡述一個黑人對一個城市與故居的情懷與鄉愁。

他過著寄生生活,窮到只剩一份信念,大半時間都在費心費力守護代表著這一份信念的古宅。心思敏感的好友也有自己的藝術執念,但他更多時候是安靜地觀察、無私地陪伴,一路從隔岸觀火到發現真相,終把醜陋的現實輪廓,演成一台大戲。

夢醒後的世界如常運轉,孤單的心卻無處停泊。這裡的情感寄託,無關膚色,只是一個人對一個城市的愛,成就了一部同類題材卻是別樣面貌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