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裡看到生命的希望。




一個故事的撼人之處,在於它就算是虛構的,也能夠讓一個願意相信、選擇相信的人,在夢碎時走向絕路,並在生命有了第二次機會的時候,堅定而勇敢地活下去,活出自己的新人生。

當虛構的故事成了心靈慰藉的療藥,實話與謊言也承載了同等的傷害力,無論是說破或騙下去,都必然會有一方受到二度傷害。未亡人周璇兩頭善意圓謊,在兩個家庭裡從守愛到移請,身處兩個國度皆遭遇戰後敵視生態,以為逝愛重生卻輸給弱魂,舊慟未癒又逢新傷。

戰爭澆灌人們的仇恨火苗,她選擇以仁待之。傷害已經造成,傷心的回憶不會消逝,那捎來溫度的友愛故事是真是假不再重要,走進美好想像的場景裡,眼前的「 自殺圖 」又有了色彩 ⋯⋯



• 《 FRAN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