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與消失之間。




一樁白事漂去一個家庭的色彩,遺留的人生命從此落入無物的死寂狀態。

女兒失去了母親,遺落了父愛,生活如一灘死水。她终日與死人為伍,給逝者化完妝,與屍體聊心事;鄰里聞腐色變,一登門不是哭喪就是尋屍。偶爾,她想從此消失於無影,甚至覺得父親希望死的是她;被惡主逼得快活不下去了,只得迷信不速之運,卻遇著迴光返照。

孤單的人,需要存在感。她為了終結孤單奮力一搏,豁出去求愛,結果換來一具冰冷的屍體,一生竟然與死亡靠得那麼近,不禁悲從中來,但哭得兇並不是愛的深,而應該是被自己的命運沒完沒了的黑色幽默給嚇哭。

电影是白色的,飛蟲縈繞的白熾燈,音韻迴盪的香白茉莉花,暮夜幽林高掛的皎白月亮,關門在即的白事家業。卷出來的磁带是放不下的思念,與不速之屍共處是移情作用。

白樂一場,命運又轉黑了。坐上柩車,送自己一程。



• 《 ODE TO NOTHING 》( 菲律賓語原片名:Oda sa w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