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狂的夢魘。




還記得家裡小狗病逝的時候,室友在屋旁挖土埋葬,說是這樣會感覺到她還在。

有說,塵歸塵土歸土。但你是否想過,死去的人入土了,可一點都不得安寧?身軀日以繼夜被蟲子蠶食,腐爛的肉體裂開成一朵朵惡臭的花,殘餘的屍骨在土壤裡解不了散不去 ⋯⋯

當然你會說,人都死了還會有什麼感覺?那既然逝者已逝,活者是還要執著些什麼呢?

執著,是沒有理由的,無可奈何,就是放不開啊。「 我知道她已經死了,但我需要知道她的肉身徹底化為烏有了,我才能夠接受她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事實。」

面對傷痛,每個人的承受力不一樣,療傷的方式也不盡相同。執著,或許是讓自己還能夠感覺到痛的一種方式。因為不知道該如何不傷痛,因為痛到不知痛,就只好偏執地去做一些事,想說或許可以為傷痛找到一個喘歇的透氣口。

活著的人把痛苦吃下,比死去的人更像遊魂。「 放手吧,讓逝者得到超脫,也讓自己得到解脫。」 但很多時候,你需要堅持不放手,耗盡心力走過悲傷,才會等到放下的那一刻。

我現在每天在家後院日常餵食的時候,偶爾還是會想到埋在屋旁的小狗。就算時間扭轉,我還是希望將她火化。對我而言,記得的,還愛著的,在還有心跳的地方感受得到,就足矣。



• 《 TO 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