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像裡療慾。




想像力,是可以很強大的;實假似真,想著想著讓人鬧心。

某天,當你睜開眼一刻,世界突然只剩黑暗,自此你就只能用想像力去感受接下來的人生。想的不一定是真的,但只要一天看不到真相,想像的情節,在盲視的認知裡,就是真實的發生。而後,想偏的會慢慢縈繞成煩惱絲,漸漸地,心安與信任會被疑慮與苦悶給吞噬掉。

眼睛盲了,不阻礙大腦的運作。寫些什麼吧,打開筆電,摸著鍵盤,捏出一個分身,想像一些行為、一些可能性,卻在有意無意間,把自己的惶恐帶進了故事裡。

身體的殘缺,婚姻的缺失,生活的失調,環環相蝕。腦子裡都是淫蟲蠶食,那是孤單作祟。

命運總是這樣,拿走了一些再給予一些。當體內住進一個小生命,那奧妙瞬間的互相慰藉,讓身體產生了愛的能力,彷彿視力的黑洞也重新感應到了色彩。



• 《 BL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