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馴相救。




當一個人的心房住進了無法馴服的靈魂,他這一生恐怕都得與黑暗同行。

可以溫柔沒人想要暴力,殘愛足以養成一個暴力罪犯;當野性釀成悲劇,施暴者甚至會被自己的毀滅性給嚇壞。家暴父最錯的是迫使女兒還來不及理解大人的世界,就烙下了一輩子也抹滅不了的童年創傷與暴力陰影;而後在成長過程中養大的叛逆基因,也就形成了一個怨憤循環。

癒合不了的家暴血痕,讓兩個靈魂同囚,但愛是灼熱的,它能夠溶解情感的枷鎖。女兒試圖擺脫父親的監護權,不是不愛了,而是要重新相信愛,相信自己還能愛,相信這個世界還有溫柔。

暴犯與野馬是同類。他們根性難馴,這一刻被馴服了卻還是會隨時脫序暴衝;他們用暴力對峙,惟在彼此傷害中感同身受,最終實現了深入心靈的相互救贖。

從人到馬的馴化,電影《 THE MUSTANG 》是一場發人深省的修復療程。每一個殘缺的靈魂,都應該擁有被救贖的機會。困住的只是肉身,當愛回來探訪,心也就放飛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