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黑洞。




逃避是人的天性,可罪孽深重的人就算逃到外太空,也還是避不了罪惡感的折騰。

一艘單程太空船,載著一群肖想獲得特赦的死囚,航向一條不歸路。他們天真以為生命獲得了第二次機會,卻是賤命兑成籌碼,除了扛起到黑洞提取能量的艱鉅任务,還要淪為激進女醫師人工授精實驗的白老鼠;基本上而言就是去送死,來滿足人類癡迷創舉的無底黑洞。

求死不得,是最重的懲罰。被判了死刑的身軀,就沒有了自主權嗎?戴罪之身終究還是自己的身體,大不了償命,憑什麼由他人來濫用?

黑洞是宇宙的未解之謎,電影《 HIGH LIFE 》把深空比作囚牢,更傾向於對人類身體的探索,濃得化不開的孤寂、飢渴、猜疑、無情、顫慄等慾望與情緒爬滿臉龐,漂遊在遺落的外空失樂園。

生命是一個希望,女主沈溺於母體創生,意圖彌補內心的深疚;男主不由自主地成了母體,擔起續命的重責,重新感受愛的力量。走向黑洞的結果或許是灰飛煙滅,但那一道愛的榮光,至少溫熱了當前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