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之虐。




私刑正義,讓罪惡形成了一種循環。有些人妄想自己是救世主,常常把仇惡包裝成正義,一股腦地濫用道德良心,主觀斷定他人的罪行。

電影《 THE GUILTY 》( 丹麥語原片名:Den skyldige )男主是一個戴罪之身,在最後一個執勤日,就快要脫罪之際,一通電話把他捲進了步步驚心的生死營救行動。或許是對罪惡的嗅覺過敏,面對來電呼救總抱以輕蔑態度的他,這回是聽出了端倪。無奈的,在抽絲剝繭的過程中,他又一次被罪惡感給狠狠虐了一番。

頓悟瞬間,他讓同儕友人儘管說真話,也沒想過現在說騙等於是承認偽證,試問錯路又豈能輕易迴轉?一路走來的嫉惡若仇,以救人為名的激進行徑與錯誤判斷,漠視自我裁定為咎由自取之人的性命安危等,把 “你是一個好人” 及 “做得好” 聽進耳裡,著實心虛,但心還是會熱的。

所有的罪,都需要被救贖。命懸一線的猛擊,終讓男主重新審視犯罪的面貌,直面自己犯下的罪行,接受良心的裁罰,撫平內心的憤怒,挑起生命的擔當。

緊急報警求援中心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無論大事小事,在各個枝節都有可能拔出人性的罪恶根源。電影走近機制化的日常工作聚焦人性面,把局限拍出深远的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