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台上腐爛、毀滅、重生。




不願意清醒的人,你就是沒辦法叫醒她。

都快要窒息了,她寧可把神棍當神拜,把邪惡之味當氧氣;迷惑當下,貪戀嗅覺失靈,這樣一來就聞不到自己體內劇毒攻心的腐臭味了 ⋯⋯

一個以自我為中心到近乎病態的人,總是與所有人為敵,就愛用脫序的行為,控訴世界的崩壞。她自帶毀滅因子,是童年的創傷熬成毒,也是盛名荼毒燒壞腦。

五光十色的舞台吞噬了電影《 HER SMELL 》女主的靈魂,讓其肉身在自我宇宙裡慢慢腐爛。她的瘋狂、偏執、任性、惡毒等劣根隨時隨地爆發;她不妥協不退縮不軟化不饒恕,硬是把身邊的人都逼到一個更憤怒更絕望的地步。

舞台上的她電力滿載;背對著人群,她可以展現出最質樸的感染力。一次徹底的暴烈潰堤,她走下神台;一次敞開心房的回歸,她終於與昔日的光輝好好說再見。

抱著女兒,她聞到了生命的氣味,想想也該是時候好好經營下半生的人生舞台了 ⋯⋯

有毀滅才有重生,不願意清醒的人,就由得它自生自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