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邪惡分身。




自己,是一個個體,偶爾有意識的自我催眠,也可以分裂出不同的個體,多面的自己。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活在他人的影子底下,卻原來是被自己的影子給籠罩著,任由黑暗面的自己掌握著操縱權。

當一個己在快樂地輕舞著,另一個己在痛苦地扭曲著;當一個己在耍玩打火機小魔術,另一個己在玩火自焚。如果說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惡魔,那麼哪一個自己才是真正的惡己?殺死的自己是該死的自己嗎?活下來的自己該如何活出自己?

為了迎合現實的美好假象,表面上的自己和背地裡的自己,常常呈現一個拉扯的狀態。沒有了自己、找不到自己、迷失了自己、放棄了自己等,都是不定時來襲的頹廢症狀。逃出生天了,卻總是忘了擁抱那個用自我毀滅來成就打掉重練的自己。

電影《 Us 》是一個邪惡分身的概念,蘊含大世界觀。或許,不解讀得那麼透徹,不審視得那麼遠大,純粹從微觀自己的視角作想,會發現我們的內心深處都住著一個邪惡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