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身份掩飾不了真才華。




寫作的人,好好寫、寫得好就夠嗎?現實為你倒頭淋上一盆冷水,告訴你:好文不一定有好報,做好份內該做的事未必得到相應的報酬;其遊戲規則是:請配合玩法,玩不起就晾一邊去。

一個年過半百的傳記文學作家,她愛貓多過愛人,說話帶刺,尖刻是她的信仰。一次寫作災難讓她頓失經濟來源,陷入寫作人之痛 —— 腦閉塞,並染上酗酒陋習。

生活逼人本是常態,大家都一樣得熬著過,總不能因為要掙錢求存而把犯罪的念頭合理化。只是有些人的命運就是一個諷刺。她用假身份獻上真才華,透過犯罪激活了創造能力,並為自己掙得了寫作價值。雖然最終又落得一次狼狽下場,但畢竟還是賺到了一段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她在庭上的一段脫稿自白,真誠而坦率,不乞討寬容,反而叫人動容。

命運就是愛開玩笑,她終於有靈感重新寫書了,竟是為自己的罪行寫傳記;但也因為有這樣的一宗罪,我們才有機會看到電影《 CAN YOU EVER FORGIVE ME? 》這一部好片。錯有錯著應該不能這樣用,不過身處在萬惡世界,也沒什麼好糾結的,是真是假做對做錯,都是自己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