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鬥士的成母之路。




在一片遼闊的冰島高原上,一個女人朝向天空的方向射了一箭,讓人類的貪婪雄心顫慄一刻,讓環境的沈重負擔停歇一刻,隨後一頭栽近土壤,溫柔呵護大地。

這是母愛的自然反應。電影《 WOMAN AT WAR 》( 冰島語原片名:Kona fer í stríð )女主是一位合唱團導師,骨子裡竄動的熱血讓她暗地裡化身環保鬥士,單槍匹馬向政府宣戰,用非法激進的手段打擊煉鋁產業,在自身堅定不移的人文道德正確立場上,以罪制罪。

在安於現狀的世人眼中,進擊型的社運行動派總被冠上唯恐天下不亂的標籤。但人類搞出來的問題總得由人類來解決,人類掀動的戰爭總要有人出來作戰,說是使命未免視之過重,若純粹看作是一個人在做對的事,做自己能夠概括承受結果的事,那就是每個人都擔當得起的責任了;說扛不起,那是因為意識太軟弱、良知不夠強大。

對一個像電影女主般渴望奉獻母愛的女人來說,她的一生都在作戰,從守衛大星球到守護小生命,盡展一無反顧的姿態。片中的孿生姐妹橋段是神來一筆,從生活態度、對話、立場到身分對換,呈現出同異的分歧到合一的力量。

不少電影喜歡置入串場彈唱,有些是為了加強情節段落的印記點,有些是鋪陳設計上的小竅妙,有些純屬搞怪噱頭,哪個意圖都好,若處理不好都一樣容易讓人出戲。而貫穿此片的旁唱伴奏則是加分的優秀作業範本,契合電影用冷幽默元素去包裝嚴肅課題的軸意。串串音符精準串起女主的情緒演變,悠揚的民族音韻更是與怡人的景色相得益彰。

片始,女主全身投入環保戰爭;片末,她孤身帶著領養的戰爭孤女,走向泥足深陷的世態。從大地之母到世人之母,她的成母之路總是佈滿荊棘。而就算世態如何改變或越變越糟,不變的是,她依然是高原草地上那一朵堅毅不撓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