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葬六重奏。




人,終需一死。高手死在高高手槍下;劫匪躲過死刑卻死於冤劫;比無肢人生更悲哀的是人命不如禽畜;憋住一口氣也要拼了老命告誡坐享其成者罪該萬死;畏懼的人在你不給他希望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了;人鬼殊途殊途同歸,我們會在同一個終站相遇。

該死的死不去,想活的活不了,我們都經歷著命運的捉弄與玩笑。電影《 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 》原是劇集,後改為 6 個篇章的多段式電影,每個故事的結局都是關於死亡,再混融標誌性的西部元素如:酒館決鬥、槍戰火拼、蠻荒屠殺、暴虐刑罰、賞金獵人、畸形街藝等,看起來像是讀了一本西部民間故事寓言集,貫徹柯恩兄弟( Coen brothers )對生死探討的黑色幽默。

終章提到兩種人,大夥議論紛紛;事實上什麽人並不重要,反正就兩面看,哪種層面的人都有其反面,走到人生最後都會是一個樣。西部精神雄野彪悍,影片力道精準,惟神來一筆的奇幻荒誕意象,讓電影洋溢出濃濃的詩意,譜成送葬六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