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野而生的自我認知。




父母的身教終將養成孩子品格的縮影,長成像他們一樣的人。放野而生的三個小男孩,長期活在愛與暴力中,開心有時傷心有時,愛得濃烈卻一燃就爆。他們的生活自由而奔放,兄弟情誼深厚,惟面對父親的暴烈與母親的焦躁,他們的情緒與欲望也隨之放任自體成型。

小弟是家中的一道美麗風景,他缺乏勇敢的特質,沒有像哥哥們的陽剛之氣,但他的潛意識裏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力量,那是在成長之路上自我認知的能力。他把看到的、感受到的、想象的都畫出來,絢麗的筆觸線條,直觀而純粹。一張張塗鴉就像是他的一頁頁日記,當被掀翻出來散落一地,藏好的內心赤裸裸被剝開,劃出一道巨大的傷痕。

童年的創傷,可以是一生也無法痊愈的疤痕,也可以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的催化劑。電影《 WE THE ANIMALS 》改編自原著作者的半自傳小說,那是他一層一層剝開傷疤向家人發出愛的呼喚的血淚創作。

影片劇情對自我成長意識的倚重更甚於性向的探索,透過藝術元素沖淡了現實主義的苦澀,並用詩意包裝性覺醒的情色意象,也因此讓小主人公的結局展現了一個開放式的投套及設想。看在感同身受的人眼裏,想想自己從迷惘走向覺醒的過程,著實不容易,所以更要努力活著、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