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人生自己活。




世界的善意是一把枷鎖,適應就是妥協,為什麼我們不可以照著自己的想法去生活?靈魂有創傷的人,需要陪伴,更需要自愈。告別了,留下了,還自己的人生一個自生自滅的機會。

電影《 LEAVE NO TRACE 》聚焦戰後創傷邊緣人對回歸社群的不適應,以及其身邊親人從一路伴側到放手自救的心理狀態。戰爭無情,社會無權逼著父親回到現實生活,父親也沒有權力要女兒適應乖離社會的生活。自己的人生自己擔,留著一條活路,知道你還努力活著,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