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到做牛做馬。




在這個數據就是錢的年代,每個人都是電話營銷的受害者,從硬銷到詐騙到盜用,三不五時就會有不速之客來打擾。人是活的可話術卻是死的,你有你說不他有他繼續講,被蓋電話乃家常便飯,吃飽閉門羹後繼續下一通,臉皮越磨越厚,羞恥心幾乎免疫,一切按照劇本進行到底。

抱歉打擾( SORRY TO BOTHER YOU ),既是客氣話也是矯情話,壓根只是偽善的通關密碼。先來一句禮貌語再恣意妄為,就像先搧人一巴掌後道歉般,都是沒有意義的事。

荒誕的電影尖刻幽默,惟內核都是嚴肅的課題,拍得破格一點才有原創性,看起來略顯粗糙也可以看作是行為藝術。資本主義、種族主義、廉價勞動力,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的社會爭議,別去糾結太黑或太白,反正地球上最邪惡的動物,應該就是人類無誤,嗜錢如命到嗨起來還真是要你做牛做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