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就是一個笑話。




幽默,是一種生活創意,是不完美人生的有機良藥,是低潮時刻的最佳緩解方式。有時候,命運的玩笑開大了,而日子卻還是得過下去,或許幽一默,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你說命運弄人,但很多時候是自己走入命運的圈套。兩個酒氣相投的人出車禍,你怨上天不公,大家喝得一樣醉,為什麽酒友只是皮外傷而自己卻撞成癱瘓;怎不去想想是自己先貪杯還要喝得爛醉坐上醉鬼的車更沒阻止他醉駕?

怨天怨地怨人,就是不願正視自己的問題,這是人之常情,但不代表旁人有諒解或承受的義務。走進戒酒互助會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黑暗史,聚在一起,不僅僅是分享傾訴、互相撫慰,更多時候是破解當局者的迷思與執著。安慰你還不如罵醒你,惡言雖不中聽,但一旦聽進去了,跨過去了,你會感謝那些沒有縱容你的人。

電影《 DON'T WORRY, HE WON'T GET FAR ON FOOT 》是一個酒鬼成為漫畫家的真實故事。他的黑暗過去起源於少時被老師性侵、被媽媽遺棄,造成他 12 歲開始用酒精掩飾傷痛;他的黑色幽默不是每個人都懂,就像他也不明白上帝為什麽要跟他開一個那麽大的玩笑般。但正正是這個生命的殘缺,讓他有意思地再活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