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住著一只小野獸。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長不大的自己,因孤獨而任性;被迫急而失控。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是 “巧思型” 廣告名導 Spike Jonze 的第三部長篇作品,評價雖偏上乘,卻出現了兩極觀感;究竟它是跳脫原著框架而強化更深層的寓意,還是 “毀” 了原著神髓而讓童心蒙上陰影,還得看大朋友透過小朋友視角如何去省思。

沒錯,影片乃改編自暢銷童書,然編導卻非把它拍成一部兒童片,反而更傾向於勾勒你我童年的一抹投影。小朋友邊看或嚷沈悶,看了或呈郁悶,大人們則是時候該借機適度教育,也同時檢視自己曾幾何時忘了用心去聆聽孩子們說話,了解他們需要什麽,珍視他們的大小舉動,讓他們感覺到被重視、被在乎;畢竟再獨立的小孩,心理建設終究未成熟,很多時候乍悟乍迷惘,又哪來的能奈去承受成人的情緒?

影片的一開始就交代了小男孩 Max 來自一個單親家庭,姐姐正值青春年華,母親事業不順遂;他把自己的房間打造成奇幻樂園,那裏是他的避風港,然而玩意兒再多姿再多彩,也不過是 “自得其樂” 的小天地,惟缺他渴求的 “人情溫度”。

他搭起了一間雪屋,興致勃勃地邀喚姐姐同樂,奈何僅獲電聊中的姐姐一句: “你自己玩吧” 作打發;隨後姐姐的友人們蒞臨,苦無玩伴的 Max 主動 “撩玩”,旋即展開 “雪球大戰”,殊不知樂極生悲,雪屋塌了,大朋友們望著嚎哭的小朋友,雖感納悶卻還是聳聳肩後自找年輕人的樂子去,就連唇齒相依的姐姐亦置之不理,似乎遺忘了大夥兒小時候也有過類似小心靈遇創的過敏反應,漠視了 “將心比心” 的大道理。

Max 向母親傾訴的當兒,還編了一個悲傷的吸血鬼故事,慈母投予一個關愛的目光,閃爍著心疼的情緒。只是,單親媽媽的孤寂,又有誰來撫慰?眼見母親忙著和新男友調情,Max 又產生了 “被冷落” 的感覺,結果開餐前的些微言行沖突,瞬間引爆了彼此情緒的燃點!母親覺得孩子讓她在男友面前蒙羞了,而孩子則在掙紮間咬傷了母親;失控的大人連聲斥問: “你到底有什麽不妥?你究竟是什麽問題?” 失措的小孩則負氣出走 ⋯⋯

大人的 “為什麽”,總滿載威脅的情緒,反之小孩的 “為什麽”,就只是單純的求知;而當氣急敗壞的大人在強求一個 “答案” 之際,可有顧及小孩自知闖禍而慌張,那急需安撫的莽撞心緒?

故事發展至此,循序上演的自然就是一場 “荒野歷險記” 咯;只是啊,除了那些讓人嘆為觀止、耗資而制的景物,劇情的演變根本就沒打算要讓觀眾好過!Max 揚帆漂流至野獸世界,然而那裏卻並非 “樂園”,而是住著一群 “遺失快樂感覺” 的野獸,他為了求生而瞎掰自己是野獸國的國王,騙取了眾獸的信任,也確實一度讓它們重新感受生命的脈律;惟讓它們懷抱著 “假希望”,註定就是另一次的 “互相傷害” ⋯⋯

呼應著大小朋友的 “雪戰”,Max 來到荒野仍舊是一名好玩的小孩,他發起了 “土戰”,然土塊不僅丟傷了鳥獸,更搗碎了 “表面的和諧”,且獸性亦如人性,一旦失衡必然走偏;而終須含淚訣別,那聲聲獸叫更是刺耳攻心。

無論如何,終場一幕 “母親緊盯歸家愛兒用餐,兒子註視慈母累垮入睡” 的溫馨戲碼,還是暖和了揪結的心。歷險後醒悟,一夜長大。

影片最出彩的部分,實為紐約獨立搖滾樂團 Yeah Yeah Yeahs 的美韓混血主唱 Karen O 所操刀的歌曲及配樂,註入的童趣元素不流於俗套,亦精準地反應了 Max 的情緒起伏,撥動著觀者的弦緒,時而跳躍時而蝕心。



【 刊於:18-4-2010 | 星洲日報 | 快樂星期天 | 眾聲喧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