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虛幻潘朵拉。




人間的真善美,想必是遺落在《 阿凡達 》( AVATAR )的潘朵拉星球( Pandora )了。

在那裏,有一片茂密繁盛的 “螢光森林”,住著一群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納美人( Na'vi ),他們出於自保而獵殺飛禽走獸後不忘超渡亡魂;粉色水母狀的 “聖樹花種” 輕飄緩浮,“飛天島嶼” 藤蔓繾綣,奇特的蟲兒盤旋飛舞,壯麗而害羞的花卉一碰即呈扇狀迅速收縮,銀色瀑布滋潤著綠林,昂藏九尺的勇士們禦鳥飛翔 ⋯⋯,無限絢麗多彩的奇景,讓人目不暇接、心弦撥動;直至終場隨著主人公 Jake Sully 靈魂移植其 “化身” 後的開眼一刻,只見一地是雞皮疙瘩!

編導 James Cameron 耗去 15 年光景,等到電腦科技的純熟度符合其期待,再研發得以捕捉精準擬人表演神韻的攝制裝備( 3D Fusion )後;挾《 鐵達尼號 》( Titanic )的霸氣 12 年磨一劍,讓劃時代的原始靈感,煥發教人目眩神迷的應時代風貌,再展引領風潮的王者風範(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聲聲回蕩 )!

他近期連同另一大導 Peter Jackson 為《 Newsweek 》雜誌作對談訪問時,甚至 “入流” 地表明立場:

“ If I did Titanic today, I’d do it very differently. There wouldn’t be a 750-foot-long set. There would be small set pieces integrated into a large CGI set. I wouldn’t have to wait seven days to get the perfect sunset for the kiss scene. We’d shoot it in front of a green screen, and we’d choose our sunset. ”

意指若是現今要他拍《 鐵達尼號 》,他不會再搭建 750 米長的場景,而只需借用電腦科技作效果放大;也不必苦等天空作美,等足 7 天就為了等一個美好的夕陽來拍攝浪漫的吻戲,而只需在綠幕前自行作場景調度。

簡而言之:耗時耗力還不如 “耗資” 來得更實際!畢竟時代在進化,惟有適者生存。

當然,現今觀眾的賞影要求,在面對高產量 “燒金制作” 的沖擊下,縱使持續賣帳也早已懂得評比優劣,因而給予《 阿凡達 》一句玩味的點評:它並不是爛片( It’s not a disaster ),已是一幅 “高度期待與質感驗收相符” 的到位嘉勉。

縱然影片腳本的原創性飽受質疑,有人搬出舊作,批 “文明拓荒者愛上土著公主” 的橋段乃抄襲《 風中奇緣 》( Pocahontas ),也有人搬出近作,指 “地球人將異族邊緣化” 的支線與《 第九禁區 》( District 9 )的軸心雷同,乃至有人單憑影片涉獵的環保(《 風之谷 》)、神化(《 幽靈公主 》)及幻物(《 天空之城 》的飄浮帝國 )範疇,斷然為大導定義,瞎說他乃是借此片 “向宮崎駿致敬”;無論如何,這大概是樹大招風之果,也是一般人熱衷於用放大鏡審視巨制的主觀批判,俗稱 “雞蛋裏挑骨頭”。

值得一提的是,縱使納美族群的演出部分乃依靠表演捕捉技術,但一眾藍巨人的神態竟是如此充滿生命力,尤其黑人女星 Zoë Saldaña 扮演的納美公主 Neytiri,一場家園聖樹被摧毀的撕心裂肺演出,堪稱精湛;而飾演植物學家 Dr. Grace Augustine 的 Sigourney Weaver,其 “化身” 更是傳神至極。

在電玩的世界裏,玩家們對 “Avatar” 這詞,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它,扮演的是虛擬世界裏的 “化身” 角色,讓玩家們分裂出另一個自我,“借軀” 挑戰極限,奢得真實世界所無法體現的優越感。

當傷殘的退役軍人 Jake Sully( Sam Worthington 飾 )首次被融入阿凡達的軀體裏,他便感受到了闊別已久的快感。然而,他縱使得以在潘朵拉樂園健步如飛,躲避現實的不完美,但終究仍像傀儡,陷於無力操之在己,且內心天人交戰的兩難局面;最終,他在學習中體會生命,在愛情裏看見未來,在蒙恩的星球獲得重生,則是滿目蒼夷畫面的一絲曙光 ⋯⋯

雖說影片薄弱的劇情及平庸的對白,被 “一致裁定” 為占士金馬倫 “慣例性” 稍弱的一環,但其商業算計的功力無疑上乘,總有本事揚長補短;而縱使劇情核心觸及帝國主義乃至地球能源危機等嚴肅課題,惟美輪美奐的景象及觸目驚心的戰鬥場面,反倒凝聚了一股無懈可擊的 “吸睛” 能量,與影片的省思旨意相輔相成,讓其縱然特效掛帥也不流於蒼白。

占士金馬倫的作品裏,總有影響力不容小覷的 “精句”,姑且不論其養分庸俗與否,繼《 終結者 》( Terminator )的 “I’ll Be Back” 及《 鐵達尼號 》的 “You jump, I jump” 後,這一次則有 “I See You”,隱喻透過愛的視角,檢視自我,因學會犧牲而脫囚重生。



【 刊於:27-12-2009 | 星洲日報 | 快樂星期天 | 眾聲喧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