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得精,「騙」得絕。




當人的思辯哲學越發紊亂,人生的幻變戲碼亦相應繁雜,開放式思索形態的 “戲中戲”,正好不規則地裹著層層驚喜,投影一面敘事內鏡,讓我們得以多視角去窺探人性、激活思維。《 THE BROTHERS BLOOM 》裏環環相扣的 “騙中騙” 之所以引人入勝,乃因其解構風格編導 Rian Johnson 的 “壓軸大騙局”,既 “編” 得精也 “騙” 得絕!

從首站希臘到終站墨西哥,再延伸至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虛實逆轉,仿似人生無常的寫照,疑假似真得教人隨著當事人無力自主的困惑,凡事存疑;爭執、爆破、毆鬥等逼真 “演出”,也都讓人在不自覺的相信後,始知 “被騙”,直到袖口的血跡變色 ⋯⋯

此片的原始腳本取名《 Penelope 》,預示著 Rachel Weisz 所飾演的同名女主角,縱使戲份不如布魯姆( Bloom )兄弟,但實為 “終極一騙” 的關鍵匙。

她貌美如花,獨居於豪華別墅,惟性情古怪,屢愛撞毀名貴跑車,並愛 “收集愛好” 聊以自娛,既身懷雜耍、霹靂舞、滑板、牌技、乒乓等技藝,也通曉各類樂器,更滿腦自制針孔相機的創意點子,所以當她被 “騙說” 布魯姆兄弟的身分實為 “藝術走私者” 時,反而誘發了她內心的奇想冒險基因,如料墮入騙局 ⋯⋯

蒙在鼓裏的她,全情投入於一趟 “包裝騙局” 的 “奪寶之旅”,乃至於燃爆計劃出了狀況,還是任意以身試險;惟終究失手就擒的她,竟有本事在 “騙局的設計外” 讓警長連人帶書釋放,莫非潛藏著另一未揭謎底的爾虞我詐?

布魯姆兄弟中的老大 Stephen( Mark Ruffalo 飾 )是騙局的 “編劇”,也因著殘缺童年所迫而善用腦技並行騙成精,獨裁著弟弟 Bloom( Adrien Brody 飾 )大半個 “編好的人生”。而 Bloom 雖努力演好 Stephen 所編造的角色,但內心卻遺憾未能實演一出屬於自己的人生好戲,以至身心俱疲並萌生退意;而當他對 “行騙目標” Penelope 動了真情後,更加速了金盆洗手之意 ⋯⋯

影片的最終章,是充斥著黑色幽默元素前戲的一個暗面扭轉,突如其來一名未見著墨的騙界導師 Diamond Dog,反將了兄弟兩致命一軍,或多或少達至煽情效果,但卻讓人納悶未有詳述前仇,突兀地加插了一個反高潮戲碼。其中有一幕講述膽怯的 Bloom 重遇這位克星,頓時陰影乍現而閃過邪念,奈何還是突破不了被 Stephen 救一把的宿命,也許,若於此幕穿插一場倒敘戲碼,或可讓這一段行內糾葛的支線更融於劇情。

Stephen 曾對 Bloom 說:“在一個完美的騙局裏,每一個參與的人都會各得所求。” 而 Stephen 最終在最愛的弟弟面前,竭力 “演” 好最後一個 “騙局”,總算履行了還予 Bloom 一個自主人生的承諾,除了讓他得到真愛,也讓 Penelope 走出狹隘的空心城堡,牽著 Bloom 迎向沒有劇本的踏實生活。

繼提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Babel》後,日本女星菊地凜子( Rinko Kikuchi )再度 “噤聲”,於片中演出炸物專家 Bang Bang( YuengLing ),一臉冷艷並穿戴華麗的她,喜感不俗,角色也討喜;而尾場的車廂遇爆縱使貫徹其鮮明的 “爆” 笑點,卻實為哀事一樁。有趣的是,某國外影評點出對片名的疑惑,寫說如果 Bloom 的全名為 “Bloom Bloom”,那正好與 “Bang Bang” 相映成趣,還瞎猜那搞不好是後者名字的靈感來源呢。

事實上,全片無論是劇情軸心或人物塑造,都偏離道德規範,乃至 70 年代懷舊風格的服飾、建築或景象,皆屬超現實主義的華麗格局;惟搭上精趣的對白、誇張的表演形態,以及出自導演表弟 Nathan Johnson 之手的優質配樂,還是為一個不算新穎的巧思,披上了悅目沁心的糖衣。



【 刊於:21-06-2009 | 星洲日報 | 快樂星期天 | 眾聲喧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