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17

現實都是一面面照妖鏡。





世人對英雄主義的膜拜,來自於對現實的不滿,進而仰賴超現實的恣意來滿足妄為的欲望。回到現實,或許超級英雄也只不過是一個人格分裂分子,掀動的僅為軀殼內在的主導戰役。

人格分裂是一種障礙症,體內住著一個以上的 “我”,長時間身陷耗損心力的拉鋸戰,回神一刻只求了斷。諷刺的是,患此精神疾病的人似乎跟所謂 “正常的人” 並沒多大差別;一方是無力抗衡病魔,另一方則任由心魔亂竄,照妖鏡底下,互相折射,都是有病的人。

社會輿論有多肆意,偏貧觀感就有多可怕。自負的人似乎相信自己能夠造神,所以沉溺於把人推入痛苦深淵的蠻橫,極盡汙名化之能。有些電影戲碼貌似幽人一默,惟核心實為討伐人性;姑且排除 “濫笑” 的觀眾,笑,無疑很純碎,惟笑過後的社會知覺才是學習根本。

SPLIT》的主體擁有 23 種人格,無論是焦躁控制狂、時尚設計師、信教婦女或淘氣小男孩,都在相互聚合彼此的強迫症,最終壯大成第 24 個異類來宣示主權。面對世人或病人,心理學家都是棋差一著,前者對其理論研究不置可否,後者則早已警告獸性待發。

人類的通病是 —— 只相信自己執意相信的,是助人抑或為己,都理直氣壯得無可藥救。或許,每一個個體的本能,其实都只是互相利用而共同存在罷了。

把人格分裂寫成超能力,是鬼才 M. Night Shyamalan 的神來一筆,貫穿另一條魔爪陰影的支線,則是聲東擊西的精妙鋪陳,而驚喜接軌的新創續篇更是畫龍點睛!曾經讓人 “驚心動魄” 的三部曲傳聞,顯然是進行式,但求別落得畫蛇添足的下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