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9, 2010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每个人心中住着一只小野兽

All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长不大的自己,因孤独而任性;被迫急而失控。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是【巧思型】广告名导 Spike Jonze 的第三部长篇作品,纵然最终无缘登上大马银幕,所幸这里的小朋友市场【有赚头】,总算【随光碟搭送小玩物】而获引进上架;惟看罢影片,感觉是【估错观众群】了!再延伸作想,也许影片的票房不如预期,乃至于评价虽偏上乘,却出现了两极观感,大概是关乎剧情主轴的改编方向;究竟它是跳脱原著框架而强化更深层的寓意,还是【毁】了原著神髓而让童心蒙上阴影,还得看大朋友透过小朋友视角如何去省思。

没错,影片乃改编自畅销童书,然编导却非把它拍成一部儿童片,反而更倾向于勾勒你我童年的一抹投影。小朋友边看或嚷沉闷,看了或呈郁闷,大人们则是时候该借机适度教育,也同时检视自己曾几何时忘了用心去聆听孩子们说话,了解他们需要什么,珍视他们的大小举动,让他们感觉到被重视、被在乎;毕竟再独立的小孩,心理建设终究未成熟,很多时候乍悟乍迷惘,又哪来的能奈去承受成人的情绪?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 Max & Mom

影片的一开始就交代了小男孩 Max 来自一个单亲家庭,姐姐正值青春年华,母亲事业不顺遂;他把自己的房间打造成奇幻乐园,那里是他的避风港,然而玩意儿再多姿再多彩,也不过是【自得其乐】的小天地,惟缺他渴求的【人情温度】。

他搭起了一间雪屋,兴致勃勃地邀唤姐姐同乐,奈何仅获电聊中的姐姐一句: “你自己玩吧” 作打发;随后姐姐的友人们莅临,苦无玩伴的 Max 主动【撩玩】,旋即展开【雪球大战】,殊不知乐极生悲,雪屋塌了,大朋友们望着嚎哭的小朋友,虽感纳闷却还是耸耸肩后自找年轻人的乐子去,就连唇齿相依的姐姐亦置之不理,似乎遗忘了大伙儿小时候也有过类似小心灵遇创的过敏反应,漠视了【将心比心】的大道理。

Max 向母亲倾诉的当儿,还编了一个悲伤的吸血鬼故事,慈母投予一个关爱的目光,闪烁着心疼的情绪。只是,单亲妈妈的孤寂,又有谁来抚慰?眼见母亲忙着和新男友调情,Max 又产生了【被冷落】的感觉,结果开餐前的些微言行冲突,瞬间引爆了彼此情绪的燃点!母亲觉得孩子让她在男友面前蒙羞了,而孩子则在挣扎间咬伤了母亲;失控的大人连声斥问: “你到底有什么不妥?你究竟是什么问题?” 失措的小孩则负气出走……

大人的【为什么】,总满载威胁的情绪,反之小孩的【为什么】,就只是单纯的求知;而当气急败坏的大人在强求一个【答案】之际,可有顾及小孩自知闯祸而慌张,那急需安抚的莽撞心绪?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故事发展至此,循序上演的自然就是一场【荒野历险记】咯;只是啊,除了那些让人叹为观止、耗资而制的景物,剧情的演变根本就没打算要让观众好过!Max 扬帆漂流至野兽世界,然而那里却并非【乐园】,而是住着一群【遗失快乐感觉】的野兽,他为了求生而瞎掰自己是野兽国的国王,骗取了众兽的信任,也确实一度让它们重新感受生命的脉律;惟让它们怀抱着【假希望】,注定就是另一次的【互相伤害】……

呼应着大小朋友的【雪战】,Max 来到荒野仍旧是一名好玩的小孩,他发起了【土战】,然土块不仅丢伤了鸟兽,更捣碎了【表面的和谐】,且兽性亦如人性,一旦失衡必然走偏;而终须含泪诀别,那声声兽叫更是刺耳攻心。

无论如何,终场一幕【母亲紧盯归家爱儿用餐,儿子注视慈母累垮入睡】的温馨戏码,还是暖和了揪结的心。历险后醒悟,一夜长大。

影片最出彩的部分,实为纽约独立摇滚乐团 Yeah Yeah Yeahs 的美韓混血主唱 Karen O 所操刀的歌曲及配乐,注入的童趣元素不流于俗套,亦精准地反应了 Max 的情绪起伏,拨动着观者的弦绪,时而跳跃时而蚀心。






原刊于【18-4-2010/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众声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