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7

我是人。





尊嚴,窮極一生最後的籌碼。

無奈,環境硬是逼著你放下、妥協;旁人總是勸喻你認命、接受現實。抗爭到最後,連自己也軟弱了。

可悲的是,對抗的是不近人情的體制,爭取的只是一個仁慈的對待,憑什麼讓步的是有需要的人,而不是按程序執行任務者的一個人性化考量?

Daniel Blake 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他可以是任何人的化身,每一個在僵化社會體制下犧牲的復制品。

他有一技之長,但心脏疾病讓他失去了勞動能力及謀生權益。他一生辛勤工作,履行納稅義務,但當他需要被救濟時,國家卻端出荒謬可笑的官僚規定要他難堪。基本的公民福利,竟然得用乞討的方式去爭取。

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這道理人人都懂;但懂得與做到卻是一念之間的兩極下場,是一個對他人正義卻可能陷自己於不利局面的兩難艱步。因此,我們看到機械式豢養的公僕冷血得讓人抓狂,好不容易冒出一顆正義獨苗,領導立馬訓話意圖斷根,確保體制金身無損。

或許你會說,沒有制度的社會是潰散的,人性需要被鉗制,態況才不至於失控。但為何就不能看作是一樁美意為世界帶來的一刻美好?

Daniel Blake 是一個喪偶的獨居老人,他無私助單親媽媽一臂之力,看著她餓慌而心疼,發現她賣身而痛心,到最後反獲其扶一把、送一程,下層的暖流,緩緩流過心房。

世界上每個地方的公民制度不盡相同,惟在生態金字塔下,弱勢遭殃必是定律。影片僅為英倫崩壞一面,但看在小國人或深陷水深火熱一眾眼裡自是心有戚戚焉。

只要一天還活在現實中,錢不是萬能的這句話說來就是帶虛,心虛而虛渺。雖然有錢沒錢到最後都一樣得死,但在這個包裝年頭,富貴的人死了還是可以極盡富貴之能事,我甚至聽過活著的人都窮到見底了,還說要去搶購骨灰位這等事,仿佛它真是會化成宮殿似的。死,也死要顧及顏面。

世態如此,同是一條命,貴賤之分卻理所當然得叫人憤慨。人死了,還要再受一次價值的凌辱。趕不上一個討回尊嚴的時段,Daniel Blake 掙得了一個最廉價的追悼時段,幸好還有一張鏗鏘有力的遺書,以及牆上的撕心箴言,竭力保衛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