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7

愛不言自私,只能說遺憾。





年年如是,一整個(為奧斯卡鋪路的)獎季,從不絕於耳的是,左一句嗤之以鼻的小圈子游戲,右一句抗議白(男)人黑箱作業,然後大家的頭還是不由自主的往風向球裡探。

挺弱(夠好的小片)阻強(領跑的大片),總是不變的定律。舉凡有一部電影展現橫掃勢頭,“黑它行動” 旋即展開,最受用的兩個字就是 —— 過譽(Overrated)。

一部(你給)80 分的電影贏了(你給)100 分的電影,並不能斷定前者就是過譽,因為在都好的情況下擇一就只能說是個人比較愛哪部。而且在人為的評分機制面前,談論公平是很可笑的事。

對我而言,《LA LA LAND》無疑是一部精致佳作,但若少了最後 10 分鐘的精華章節,充其量只是討喜小品,稱不上傳世經典。論最優,可說任何一部入列最佳影片決選的作品都可以把它擠下。當中尤以夠小夠黑夠好的《MOONLIGHT》最受狂推,但 SAG 後則是夠黑夠賣的《HIDDEN FIGURES》異軍突起。個人則至少會把《ARRIVAL》排在其之上。

金球獎的百發百中,是電影遭遇反彈的開始。一夕間,大家都爭相發表影片過譽的說法,期間也看到了一些厭惡女主角的發文。在影后競逐屬近年最激烈一回的情況下,我若手握投票權也不會投給 Emma Stone,但你無法忽視的是,她每一回的出場都照亮了整個銀幕。

然後就有人轉向批評其角色性格了。部分人或許是對 Ryan Gosling(或其角色)的情意結,也可能是感同身受,畢竟感情戲碼總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自我帶入,放大鏡下盡是個人郁卒。

在感情的世界裡,自私二字形同鏡子,誰愛誰多這種瞎問題根本就沒有答案。餐桌上攤牌一幕正是最佳現實寫照,雙方的指摘、回應,都是典型的自私,誰都對誰都錯,就看你把自己附身於哪個角色,多少都含載個人經歷,也難免自我辯護。

性格不同,可以是相衝也可以是互補。男女主角都是有夢的人。男生執著,女生積極;男生是女生摘星的推手,女生是男生夢想的圓滿。一段真摯的愛情沒有美好的結局,雙方都有責任,不是把自私的罪名冠上一方就得以了然。

終場那一抹微笑,顯見彼此都還有愛。女生那一句愛他一輩子不盡然說了算,只是感情在蹉跎踟躕間流逝了,重逢恨晚也只能是遺憾。等愛的一方,終究還是比較惹人心疼的。男生是真心為女生找到幸福而歡欣,愛到落幕還是愛,至少他得到了同樣珍貴一輩子的禮物 —— 為愛改變,變得更好。

我看到的是,他們互相因愛而壯大的力量,點亮了他們彼此的夢想。硬是要把自私這種愛情死罪用放大鏡討伐,我會覺得是個人感情總沒好下場的態度劣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