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9, 2010

BURIED:草芥人命的哀歌【 *含关键剧透* 】

Ryan Reynolds in BURIED

就片种而论,恐怖与惊悚之别,在于前者通常搅混膻色腥煮一锅,扯鬼吓人;后者则倚靠剧情的张力噬啮感官,以人唬人,起着省脑深思效用。虽说【悬而待解】是挑动惊悚神经的惯用招数,然观众惊多终会学精,一旦惊而不喜自然撂下【故弄玄虚】的批判;而近期就有两部【简而言之】的低成本制作,奉上了【小而美】的创意,90分钟上下的心惊肉跳时限,不多不少刚刚好。

同属在密闭空间作煽动人心原始恐惧之作,《Buried》可谓比【六人一魔】的《Devil》更简约;全片只有一个场景一名演员一副棺材一只手机一个打火机一把小刀,再加上略嫌画蛇添足惟视作商业考量亦无可厚非的一条蛇,即可巧妙引入互联网的【病毒式】传播歪势、官方部门【机械式】作业的盲点、战争【魔化人性】的后遗症等,投影向一面生态照妖镜

故事背景设于2006年的伊战时期,一名美国卡车司机保罗Ryan Reynolds受雇前往伊拉克战区工作,却在某日突遭袭击而陷入昏迷。他醒来之后,惊觉自己被困在棺材里,并被连人带棺深埋于17万平方哩宽广的沙漠底下;纵使其身边计谋性的放置了外联呼救工具,然身处电力及氧气皆有限的绝地,他无奈求生不得,欲求死却胆颤……

正所谓祸不单行,先有冷血雇主投井下石,设局解雇扣保费,在利益当前急冻淡薄人情;另一边厢,绑匪更以残杀其同僚及要挟其家人安危作警告,勒令他自录及传送求救视频,哗众叫嚣的意图明显。遗憾的是,官方的救援行动似有坐以待毙之嫌,更不悦保罗传出的视频迅速吸引了万人点击,美其名是避免造成民众惶恐,实为面子挂不住。

你说究竟是【恐怖份子】最可怕,还是间接把人逼成恐怖份子的【好战份子】最可恶?涉案的伊拉克人致电勒索巨款,保罗连声嚷无辜试图讨饶,却只闻电话那头呛言战乱时代冤灵何其多,显见被逼急的人性扭转暗涌无限。

看这类【设计痕迹】显著的影片,最忌挑剔其【逻辑性】,否则与影片旨在【让观众身临其境】的剧情轴心接不了轨,那由始至终的【窒息感】就将化成观影嗜睡者的【喘息声】了。我始终坚持,在进场观赏影片前,最起码也得先略解剧情,否则就会发生类似我早前观赏此片时,被后头友族同胞声声: Sini lagi ke? 指棺材,这等搞不清状况的搅扰了。

此片乃【创意独角戏】,然而【电话声演】阵容当中就含载了一项有趣的【传承】;话说在片中饰演保罗爱妻的 Samantha Mathis ,就曾在90年代电视电影《83 Hours 'Til Dawn》中演出被绑架并入箱活埋的戏码,是经意撮合也好或无独有偶也罢,反正这小小的噱头亦符合影片从【一开始上字幕】即震慑目光的创意搞作精神。

而终场一幕保罗肖想重见天日的反高潮戏码,可说是幽了一般片子坚持【既定性美好结局】的商业考量一默;随后掘出另一棺救出另一人的【误点】逆转戏码,亦颠覆了【主角保命】的商业规格。但针对联邦调查局辅导员口中【Mark White】这名同遭一遇的受害者,他究竟是何时获救,或根本就没有此号人物,实乃官方试图淡化草菅人命指控的【虚拟人物】,仍存在着一定的可辩性。而如果说 Mark White 确实存在于前段作安抚、后段才获救,那也只能慨叹于命运的捉弄;反之,则是一厥草芥人命者的哀歌。

这一厥哀歌,亦为战俘挽歌;而所谓【战俘】,亦可从烈士躯体投影向庶民的微弱处境,同样莫可奈何。影片的剧情简单,惟轴心含折射意象;聪明的导演借由压榨而封死的空间,把脆弱的生命置于绝境,试图凝聚观众的怯意,营造性命陷于被动的窒息局面。而这样于人希望给予手机对外呼救又让人绝望却得面对手机电源计时耗尽的冲突盲区,活脱就是人权【傀儡化】的生态;呼应影片讨伐战争扼杀人命的意图。

生命如此脆弱,我们更应该珍惜每一刻伸手见五指的觉醒;【活】在辽阔之地,【埋】藏狭隘之心吧。


原刊于【28-11-2010/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众声喧哗】





Minimalist Thriller Face-off: DEVIL vs BURIED

在线上搜获以下两款文中提及二片 —— 《Buried》及《Devil》的【简约版】海报,除了随博分享,也延伸来个【博调】,看看博友们较钟爱哪部作品。而之所以不纳入就【独角戏】而论,与前者更近似,亦同属简约惊悚类别的【冲奥】大热《127 Hours》,主要是因为该片拖迟至明年1月20日才在大马公映,未作观赏实难下定论;但依据后者目前的赞誉景况,实已显分胜负。

Buried, by Renato Pequito Devil, by Christopher Co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