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4, 2009

PUBLIC ENEMIES:民间偶像 VS. 官方明星

Public Enemies - piece of art

30年代的美国,百业萧条、社会动荡、民生困苦、治安败坏,其中1931至1935年间,更是【全民公敌】横行的年代(Era of Public Enemies)。黑道崛起,勾结腐败的政客,建立犯罪王国;亡命之徒连连向警方宣战,攻撼溃不成军的执法人员。

当时,出了一名【传奇大盗】,他是恶名昭彰的银行悍匪,却也被饱受经济迫害的人民封为【民间英雄】,更让【盗界同仁】顶礼膜拜;他的名字叫尊狄凌格John Dillinger,纵使横行无忌的犯罪亡途仅持续了13个月,却足以名留史册,被偏离正轨化地标签——【劫富济贫的侠客】。

Public Enemies》乃改编自小说《人民公敌:美国最大的犯罪浪潮以及联邦调查局的诞生,1933至1934年》Public Enemies: America's Greatest Crime Wave and the Birth of the FBI, 1933-34,源自真人真事,惟影片剧情的虚实成份存在众说纷纭的争议性;由符合主人公强悍不羁型格的尊尼特普Johnny Depp行盗,再陷正义迷思的【蝙蝠侠】克里斯丁贝尔Christian Bale迎战,【奥斯卡影后】玛莉咏柯蒂亚Marion Cotillard则饰演大盗情人。

智勇双全的尊狄凌格,穿州过省四处犯案,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各地银行,总能施以妙计逃过追缉,正如擅于缓急有致处理斗智斗勇写实情节的导演麦可曼恩(Michael Mann)所言:“他是美国史上最厉害的银行抢匪。”

他从不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却总是能在警察的围追堵截中绝地逢生;纵使就擒入狱,最终也能不惊不慌地高调越狱,以命唬弄技逊一筹的追捕特工;甚至在无人不晓的通缉高峰期,竟能光明正大地【拜访】联邦调查局,并玩味地问了局内怠工围观足球赛的探员们赛事比分,然后在无人意识到头号犯人【送上门】的讽刺情况下,缓步离开……;而以他为首的帮派成员,既狡猾也狠劲十足,火力更是强比警力,他们拥有当时最先进的自动步枪,并以福特V8汽车作逃逸的交通工具,【高姿态】挑衅衰败的官方。

童年的家暴阴影,以及青少年时期因偷窃而判重刑,可说是造成狄凌格身心呈反弹的【制度迫害】。他在其中一次行盗,更叫被他挟持的银行职员把私人钱财摆边去,直撂:“我们不是来抢你的钱,我们是来盗银行的钱!”We're not here for your money sir, we're here for the bank's money.,愤世嫉俗之意表露无遗。而这两句犯案旨意鲜明,却让同行对其【善意罪行】嗤之以鼻的对白,乃巧妙引用自麦可曼恩1995年的代表作品《Heat》。

Christian Bale as Melvin Purvis in Public Enemies

如果说狄凌格是【民间偶像】,那克里斯丁贝尔扮演的梅尔文帕维斯Melvin Purvis则是【官方明星】;除因其功绩为人津津乐道,更重要的是,他是当时另一位重量级人物——FBI局长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试图力挽狂澜的【棋子】。

胡佛成立的联邦调查局,是美国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警察单位,然而其效率却遭到一众国会议员的质疑,再加上他厌恶狄凌格捞偏行盗反而掠获民心的【逆潮】,于是任命形象良好且除恶有功的帕维斯为芝加哥区的掌权人,授令务必使尽任何手段击垮黑帮势力,纵使非法逮捕乃至大开杀戒,也要将狄凌格逼上绝路……;惟官场暗斗地雷四伏,帕维斯最终虽因狄凌格伏法而领功,却也招惹胡佛眼红,不得善终。

当然,无论是【公敌时代】造就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威望,或狄凌格于1934年被【红衣女人】根据资料记载,是人工照明把她的橙色裙子染红出卖而惨死街头,都有史实根据,否则少了这【邪不胜正】的戏码,影片要登陆大马影院,可有一定难度呢。


【盗亦有道】的狄凌格对同僚讲义气,谈情说爱虽狂妄而偏执但情深意重。他对法印混血女子比莉弗兰榭Billie Frechette一见倾情,为她披上温暖皮草一刻起,坚信她会是追随他浪迹天涯的红颜。他不隐瞒盗行,用诚挚解答女方的疑惑;明知警方用爱人作饵,也在她哀求别再见面之际,守诺试险;目睹爱人遭强行拘捕而无力援救,流露铁汉柔情;中弹倒地,更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以定情之舞的曲名【Bye bye, Blackbird】遗话诀别。

玛莉咏柯蒂亚的戏份不多,原以为她只是一般阳刚影片的柔素调剂,但在两位扎根稳健的男星交出合格以上的佳演下,她凭着遭受庸警凌辱及终场狱中泪崩的两场温火得宜演出,成了全片【情绪最饱满】的亮点角色。

导演采以【纪录片形态】重现旧时代风貌,从服饰、搭景到色泽皆讲究实化,【逼真的音效】则让没有如期紧凑但至少利落的枪战场面,弥漫阴沉氛围;至于贯穿其中的老旋律,则勾勒影片的【艺术经典面相】。

狂迷说,狄凌格是【为社会而死】,而当历史印记投影于现实社会,似乎折射出一道【恶性循环】,官方腐败的写实面,古今中外皆然;只是这个年代,没有狄凌格。

Public Enemies - in Cinema


原刊于【02-08-2009/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众声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