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4, 2009

Running Boy : Race with the world

临别2008年之时,我休了10天长假,并在回乡前观赏了一部2005年开画的卖座韩片《马拉松 / 말아톤》(Running Boy / Marathon)。哭到高潮处,家中的投影机屏幕突现黑影,遮掉了大半影像,只好边拭泪边启动笔电,【换屏】观赏振奋人心的最终章。

Marathon_Running Boy_말아톤

片中的楚原(Cho Won)是一名自闭儿,活到20岁却只有5岁的智力;他喜欢斑马、巧克力、饼干、面,跑步的时候最快乐;纵使幼时让慈母心力交瘁得一度【放手】,最终还是施予无私的爱,化悲恸为力量,蓄意让草原跑出一个有生命力的人生。

慈母与游泳教练有一席对话:

你问我有什么愿望,
我希望楚原比我先死……
这表示我必须活到100岁。
母爱的光辉毋庸质疑,然而人非圣贤,面对一个确实与众不同的残缺儿,她的用心良苦终究在无形的反扑中,成了彼此的束缚。当楚原的坚持不懈,唤醒了一名跑步教练的斗志,后者一席击中要害式的气话:“他不需要你,是你需要他……”,及幼子正原因缺乏关爱而以叛逆作控诉的一句狠话:“我很同情他(楚原),他没有办法像我这样反抗你……”,更是连番残酷的捣醒;并让慈母在一次胃溃疡病发之后,卧在病榻上,向躲避责任的丈夫淌泪倾诉:

我以为我在帮他,却其实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
才把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但是我不能停止,因为他是我的精神支柱;
他还记得我们和他在动物园失散的事情……
其实,我并没有和他失散,我是故意丢下他的,
因为我……我不认为我有能力养大他……;
他的老师告诉我,他从不说累……虽然他很累,
我时常问他,你累吗?你不累,是吗?
15年来,我一直在压迫他,
所以他现在不能告诉我……他其实很累!
可能他在害怕,我会再丢下他一个人……
我真是一个很糟糕的妈妈!
慈母其实并不糟糕,那只是无力后的逆向振作。她硬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孩子,当然不是要累死他,只是往往一个出自于善意的动作,很多时候都是既定性的【我式】投套,从自我中心出发,始终【人之常情】。

纵使慈母最终因自责而决定让楚原放弃马拉松,但她的【开始】并没有白费,而她耗了20年的青春去了解爱儿的喜好,也不是错误,楚原确实【只有在奔跑的时候,才能和这个世界一起呼吸】;于是他在赛事当天,按原定计划,自行登车赴赛场……;焦急的慈母赶至,因疼惜而试图阻止;但这一次反倒是楚原扮演起说服的角色,并引用母亲的教诲,让后者再一次【放手】,验收爱儿【脚踏实地】的 42,195(42.195)公里,感受一趟苦尽甘来的抚慰。

电影乃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潜在着一定的省思乃至警世作用,吁请健全的人们,纵使没有【圣化自己】的必要,也理应学着应对情绪陷于障碍的残缺人士,至少抱以【一视同仁】的态度,【正常】以对。

Marathon_Running Boy_말아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