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纪念一段 止息的友情

RIP

前年5月,我鼓起【30岁的勇气】而冲动地【自砸铁饭碗】,并于7月正式加入目前发展日益多元的公司最近还捞过补习界呗~~~-.-|||;赶及为杂志的【转型期】献一份绵力,也在一连三天的【8·31】推介活动上,与【你】结缘。

活动上的人潮熙来攘往,我则台下台上两头奔忙,所以在当时的视线里、记忆里,并未对你留下任何印象。你走近柜台订阅杂志,就只为了搏取上台玩游戏的机会;我猜想,你当时甚至幻想自己在台上魅力四射吧?!哈哈~~你就是那么爱演!当然,那也是你与生俱来的活跃细胞,得以逗乐旁人的【风骚因子】。

忙完杂志活动后的某个周末,疲惫的我预约【医脸】;而当我躺在美容床上闭目养神,趋前的【服务者】主动打开话闸子,原来是【你】。我在想,要不是同被你【摸过脸】的【室友】获悉你的住宿竟然距离我们家仅5分钟路程,而屡次相约喝茶聊天,我们的友情回忆应该不会太深刻,我也应该不会在你【离去】后,间歇性的感到隐隐作痛。

我想起你的【巧手】曾经帮我拔掉眉边杂毛,差点【姣】昏我;我想起你每每唱K都会认真的热【声】一番,【处女作】是张栋梁的《Hurt》,【代表作】是辛晓琪的《永远》;我想起你在辛晓琪演唱会上的投入唱和,及一脸满足的表示谢意;我想起你去年平安夜那气弱声嘶的祝贺,但【瞎忙】的我却没跟你多谈,还催促有病在身的你赶紧就寝;我想起新年伊始的一席对话,即将复工的你是多么的愉悦啊,还说好了一到步就叩我 ……

结果,你确实回来了,但我们并没有通联。独居的你,常常致电表示苦闷,而我总是敷衍安抚,却没有实际的相陪行动;乃至于我们的距离那么近,却让你在心脏停止的一刻,直到尸体腐化,都陷于孤寂的氛围;娜姐甚至还说,你是躺卧着气绝的,身旁还有些呕吐物,想必是饱受一番无助而痛楚的煎熬吧 …… *_*

爱美的你,介绍了心地善良的娜姐替我【医脸】,而娜姐昨晚也特地乘车前往劳勿见你最后一面了,全身发黑的你虽然让她未敢直视,但内心确是感觉强烈的【心疼】,毕竟你确是走得太突然、太可悲、太年轻了 ……

你今天出殡,我在主里悼念你。


Jon Savage :
We're not in therapy now -
We're in real life.

——————————————————————————— The Savages




P.S : 延伸悼念 @恶男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