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Romulus, My Father · 看见曙光

前晚,约了小漳子940场电影,结果为了安抚【迷失在工作范围而致魂不附体】的记者,而把他【晾】在公司外头至近930 ,才赶赴1 U。所幸快速泊到好车位,售票处也没长龙,还可耗个数十秒买杯“斋啡”,乃至选看的影片《Romulus, My Father》,也在我们进场近10分钟后才启映。

Romulus, My Father

Romulus, My Father》曾在2007年度澳洲“奥斯卡”电影奖AFI Awards荣获15项提名,并拿下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3大奖。而值得一提的是,这一部由男星挂帅的影片,甚至在影帝及最佳男配角之战,分别抢占了两个席位,最终更是“父亲”Eric Bana(Romulus)战胜“儿子”Kodi Smit-McPhee(Raimond);“弟弟”Marton Csokas(Hora)击退“哥哥”Russell Dykstra(Mitru)

这是一个真人真事,剧情乃改编自Raimond Gaitaa自传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省的村庄,罗马尼亚移民Romulus带着11岁的儿子Raimond生活在贫困中,而家中的女人Christina(Franka Potente则爱慕虚荣,除了屡次不告而别,更出轨搭上Romulus挚友Hora的哥哥Mitru ,并诞下一名女儿。

纵使Christina的来去自如,总让Raimond无所适从但愉悦依旧,Romulus甚至对她的付出始终坚定不移,并为了让儿子得以在一个不缺母爱的环境下成长,而常常不计前耻的包容她;但她显然的并不知足,乃至某次偷情被Raimond撞见,更被Mitru毒打,造成了Raimond的童年阴影;而始终深爱着ChristinaMitru也并好过,最终甚至自杀身亡。

Christina顿时孤苦无依,并再度回到了RomulusRaimond的身边,但她始终不快乐,更被渐长渐有想法的Raimond嫌弃,乃至情绪陷困并走上绝路……这也同时让Romulus的精神遭遇重创,而住进了精神病院……

Romulus, My Father_1

全片其实就像一名小男生的成长叙事,记载着慈父的坚毅生涯,也是自己的写实人生。纵使转承起伏欠奉,但绝不闷场,乃至数场关键人物情绪溃塌的演出,更渗透着不温不火的惊悚氛围。另外,全片大量贯穿的唯美景象,亦让浓郁的乡愁情感更添诗意;而影片发人深思的部分,则是序幕与终场“垂死蜜蜂遇着热能得以重燃生命力”的隐喻。

搜网间,我看到有中文影评细致的分析道,那是导演借由迷失的蜜蜂把灯泡当太阳,来表达Raimond对伪实亲情的渴望与迷惘……【延伸阅读@Steven的外语片世界】;而后细读部分英文影评及其【Study Guides】,并再仔细思考一番,还是不得其解,想说干脆乐观作想,就看成是绝境逢生的希望曙光吧

好比RomulusRaimond对着其手里那即将放生的蜂群一吹,并表示【for luck】般,似是一个抚心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