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08

Kikie ,我对不起你吖!

Kikie_Kikie

自两周前的笼内一摔,“小猴女”Kikie就不再活跃了前几天甚至丧失了生存的意志力,成天瘫躺着,连喂食也像小婴儿般,必须把小苹果拿近她嘴边,让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咬,并把粮食一粒一粒送进她嘴里。那一粒一粒的粮食是“狗粮”,琦琦说我“虐猴”@_@

我还记得数天前放工回家,正要清理她的屎尿及为她准备晚餐时,竟看到她无力的趴在笼边,并且那原封不动的小苹果还沾满了小蚂蚁,我即时传了一则“急讯”给室友,诸不知他却“惟恐我不够乱”的回讯:“她就快死了”吓得我加重两丝歉疚感,内心不断的自责因瞎忙而粗心大意,才导致她伤口恶化。:-(

大前晚,我和室友也总算拨冗带她去寻求治疗了医生是一名印度人,是国家动物园Zoo Negara的御用兽医,现已退休,并于UiTM,Shah Alam当教授;他的诊所就是他的住所,位于国家动物园附近的半独立式住宅里,我们夜访该处,感觉像幽林探索,直至Kikie因惧怕陌生人而尖叫数声,才划破寂静的氛围。

而后,数名马来同胞携带他们的宠物“巨蜥”前来问诊,紧接着则看到一户华人家族拎着一个小篮子到访,当小妹妹掀开毛巾,才发现是一头小猪狗?像狗的猪?像猪的狗?没问清楚,不确定~~哈哈~~~

就这样,大家在一个“麻雀虽小,但五藏俱全”的诊房隔间里,说说笑笑的;再加上行径a bit古怪、说话喜欢挨近作肌肤轻碰的医师,偶尔抛出绝对有根据但满是趣味的医论,让现场洋溢着一股温和的氛围。开药后,他更把Kikie包进大浴巾里,要室友像抱婴儿般抱着她,画面之温馨让站在一旁的马来婆也不禁红了眼眶,并伸出手抚摸起Kikie的小小头颅来……

医生说,Kikie之所以无法稳步蹦跳,乃因抽筋所致,只要细心照顾就会痊愈,乃至自愈。另外,他也“祥和的警戒”我们,Kikie的饮食部分还是需要作出调整,尤其狗食是“不被鼓励”的!!!!=O Errrrrrrmm…@_@|||

最后,他开出了一些补充维他命的药物,说是“人也可以吃的”,哈哈~~~~~看来我们确是应该把她当人来养,才可以融化她对我们怕生依旧的小小心灵咯:-*

Sick_Kikie

回程里,我一路把裹着大浴巾的Kikie抱在怀里,看着她恬睡的模样煞是心疼,并想起医生所言 : “ Once you invest in animals , you have to take good care of them...... ” 纵使他的这一番“投资论”,乃出自于担心我们“白白花钱”,但往深层地想,说是“投资”还是未免太庸俗了,“珍惜生命”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而医生边看诊,边细说墙上图片的历史,甚至回顾起身上多处被咬的经验,除了一脸淡然,嘴角还勾起笑意,给我们作了一些难以预知的心理准备,也似是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诉我们:“因爱受的伤,是回忆的印证;而如果得以从那一刻的牺牲中获得成长,则将凝化成美好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