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08

The Savages · 生命的自我救赎

the savages

我们都知道“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的道理,只是当亲人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还是不免会愕然自问:“就这样而已吗?”

没错,就这样而已。那脆弱的生命,瞬间即逝;被我们嫌作唠叨的声声叮咛,瞬间灭音;说来动听却扪心有愧的承诺,全都瞬间埋葬。

生命,就是这般化学。珍惜不及吗?那是因为诚意不足。

当抚育我们长大的亲人,失去了自力更生的能力,我们又能否付出相等也理应的耐力,去善待他们苟延残喘的余生?无论如何,年纪越大,越是觉得迫在眉睫,尤其心态的建设,似乎没有怠慢的余地。

Tamara Jenkins_the savages

由“才女” Tamara Jenkins 兼任导演及编剧的《The Savages》,是一部用适量黑色幽默元素包装的动人剧情片,是萨维奇一家的故事,也是你我生活的写实投影;而根据字典记载,Savage 既是野蛮的意思,看似“玩字”的喜感,实则是对人性情感淡薄层面的反讽。

savages_DVD scene

年迈的 Lenny SavagePhilip Bosco饰演)脾性糟糕,总是惹恼家庭看护,却在晚年患上痴呆症之际,同时面对“女友”暴毙,并女方家人嫌弃的双重打击。他的儿子 Jon SavagePhilip Seymour Hoffman饰演),是一名生活形态欠规律的大学教授,年过40却总是瞎忙而不愿正视生活负担,迫使深爱的女人 KasiaCara Seymour饰演)提出分手;女儿 Wendy SavageLaura Linney饰演)则是一名郁郁不得志的剧作家,纵使神经大条的行径总是表现出自我形态的洁癖,却纵情纵欲地搭上有妇之夫,躲避生活的挫败感,致使心理失衡乃至生理麻木。

难搞的是,这一对沟通频率脱序的兄妹,在力挽生活狂澜的当儿,却偏偏的,必须暂搁挥不去的父暴阴影,在这“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时刻,肩负起照顾老父的重担,面对一趟上天赋予的心灵测验。

savages_mix

正所谓凡事皆似是“过程比结果重要”,他们犹疑在私心与良心间,与不明就理的在世老父商讨“后事”、为父亲疗养院的环境问题而意见相左起争执、结伴打网球而伤过痛过笑过、好心关心彼此感情生活却不获领情而发生口角、互相猜疑而恼羞成怒的撂狠话……;当然,也因着迫于无奈的在同一屋檐下短暂聚活,而缓化了僵局。毕竟血浓于水,只要掏心礼待,就必然能够溢发诚心的关爱。

故事发展的最终章,正是呼应我“博”在前头的:就这样而已吗?Wendy 望着安息于病榻上的老父,落泪冷笑吐出一句 :“So this is it...? ” 似是概叹生命的无常,理应如释重负,反倒揪心凝重起来,煞是无力,实则绝处逢生。

the savages_larry dog

后来,WendyJon 的童年阴影写进剧本里,不仅获得胞兄的赞赏,并且成就了他的一次自我救赎机会。毕竟唯有勇以面对,才是系铃良方。

Wendy 甚至还救了“情夫” LarryPeter Friedman饰演)那头因臀部盘骨受伤而准备人道毁灭的狗一命,让牠复建并领养牠,仿似一刻对生命顿悟的补偿,试着珍惜当下。

我在想,无论 Lenny 过去是如何恶待其儿女,至少也赶得及在生命终结前,还于他们一次思维重生的机会。就像 WendyJon 所说 :Maybe dad didn't abandon us. Maybe he just forgot who we were. 般,学会设身处地的予以谅解,或甚至只是美化形态的自我安慰,都应该会比满腹怨恨,更为舒畅、更添美好。

title%20savages

The Savages》除了是去年多项评选的“年度十大影片”之一,也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80th Academy Awards)的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原著剧本两项提名。其中3度入围奥斯卡竞逐,并早获“电视奥斯卡”艾美奖(Emmy Awards)肯定的Laura Linney,虽一度因不少影评人皆替落榜的 Angelina JolieA Mighty Heart》抱不平,而被指为“爆冷入围”,甚至在“开奖”前后也一直处于“陪跑”劣势,但我坚信有看过此片的人,是会给予她“实至名归”这四字嘉许的。

我尤其欣赏她执意找回Big . Red . Pillow. ” (红色枕头)那一幕,可说是喜感与情绪抒发的张力并强,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以下是那一幕,他与护士 SimoneSidné Anderson饰演)的相关对话:

Wendy : Are you Simone ?
Simone : I am.
Wendy : I'm Lenny Savage's daughter in B26. He has a big red pillow; it's missing.
Simone : Did he have his name on it ?
Wendy : And his room number.
Simone : What's it look like?
Wendy : Big . Red . Pillow .

Simone 以一幅爱理不理的模样,问出一道证明自己根本没用心聆听人家说话的问题时,Wendy 复答时的 bitchy 样煞是让我狂笑不止。诸不知转个身,当她把 Big . Red . Pillow 拎回房时,却遭到老父嫌弃说“不”并在 Jon 的面前,让她陷入因固执己见而碰钉的难堪局面,旋即破门冲出寒冷的外头,流下两行热泪。

似是“好心着雷劈”的感觉,但对于那些操控欲过强的人包括我来说,理应视以借镜去省思一番。

2007_the_sav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