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08

音乐电影《ONCE》:因缘际合 缘始无终

大前天,6月号杂志进入最水深火热的“终极死线日”,本着美其名“长命工夫长命做”的道理实则戏瘾发作-P),我腾出傍晚7-9时的近120分钟,驶往1 U看了85分钟长的《Once》。近915分回到公司,在冷寂的空气里,脑海尽是萦绕着愁意思绪;而每一刻的歇息回想剧情,都暗涌莫名的心酸感,并不算是悲伤,只是感觉遗憾,一种抽离不了的揪心感。

昨天,我戴上耳机,很“刻意营造氛围”似的,反复听着一张早在春假年初四(10/2)购买的O.S.T ,在“星巴克花园”写下一博,来自这一部“好听”的电影——Once》。

我在想,若不是其原创主题曲《Falling Slowly》如愿勇擒“小金人”,这大概又是一部与马来西亚影院擦身而过的遗珠作品了

once_2

这一部音乐电影的标语是:“How often do you find the right person? ” 呼应片名,当然就是“Once ” 了!只是,当你在人海茫茫中,有幸遇到这“唯一”,却没能圆满一个缘分,感觉就犹如乘坐过山车般,高潮或低谷都在同一个频率,亢奋过,却僵着。

整部电影就像一块生活的碎片,朴实而简洁的摄制一段梦想的插曲。没有趋向商业考量的支线发展,也没有经过调和的场景灯光,并且主要演出者 Glen HansardMarkéta Irglová 也都不是专业的演员,但他们却凭借单纯而原始的音乐能量,焕发迷人的逐梦神采,燃亮一段生命历程。而全片的拍摄手法,就好比粗糙但真切的影像短片般,实录一段快乐的时光。

Once》的故事很简单。一名感情陷困的男人,在爱尔兰都柏林(Dublin)的街头(Grafton Street)卖唱,追逐梦想、寻觅知音、宣泄情伤…… ;一名早婚的少女,育有一子,与丈夫分隔两地,并且感情陷入分歧,而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她热爱音乐,却无奈屈服于生活的束缚。少女在街头兼职卖花,听到男人的好音乐。某夜,她趋前主动向男人表示欣赏之意,而后她的创作、歌声,也同样教他深感动容,两人似是一见如故,并在音符飘扬的小空间里,循序渐进般直捣彼此的情感地带。他们邀来志同道合的乐手,携手创制一张有质感的Demo专辑,并在录音间里,唱出满腔的热情,让专业的音乐人倍感惊喜,也让老爸竖起拇指说赞!

没有性爱场面,甚至没有接吻戏码,他们把对彼此好感,耕种在心坎里,相知而相惜。 一趟摩托车短途游览,男人和少女在风景怡人的崖边展开了以下对话:

男人 : What's the Czech for... “Do you love him?”
少女 : Noor-esh-ho?
男人 : So... Noor-esh-ho ?
少女 : Miluju tebe.
男人 : What ?
少女 : C'mon let's go.
男人 : What did you say ? Tell me.


少女含笑不多说;男人疑惑不多问。

once-view

Miluju te = I love you.

最终,男人和少女重拾各自的旧情,试图挽救尚存一线脉搏的未来;而那一段属于他们两的美好短暂时光,则将永存记忆里。

所谓因缘际合,却又没能缘始有终,大抵就是人生情路的必经之途。一点点的苦涩,一点点的酸楚,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乃至豁然接受,偶尔想起,或是缅怀点滴的快乐,或是患得患失的遗憾。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烙下了回忆,或会淡忘,但不会灭迹。

生命的过客熙来攘往,男人留不住少女的人,唯有在离去前,暗地里送上一台少女梦寐以求的钢琴,在她心( 忄)的旁边留下了往后日子的每一个弹键间,已足够回味的“昔”日光景。(忄+ 昔 = 惜)

写到这里,我想起少女在听罢男人激情一曲《Leave》后,捐献10仙那一幕。

once-street

少女 : How come you don't play during daytime ? I see you here everyday.
男人 : During the daytime people would want to hear songs that they know, just songs that they recognize. I play these song at night or I wouldn't make any money. People wouldn't listen.
少女 : I listen.

听罢,男人虽然感动,但仍以一派似是受辱的口吻,因着少女仅捐了10仙,而质疑她是否用心聆听。少女率性的反驳:“那你根本就是为了钱而玩音乐咯!”男人顿时语塞;也瞬间启动了他们坚守音乐理想的短程缘分。


P.S :
由于早在去年初就对这部被喻为奥斯卡 early frontrunner 的影片深感兴趣,结果在 Rock Corner 惊见其 O.S.T 的踪影,即冲动买下;诸不知在歌曲获奖后,马上又看到引进另一附送影音 DVD 的精装版,原想二度冲动买下,却有感太奢侈。搞到现在,每逢看到那一张 O.S.T ,都会心大心小地作想,会否有人想“认购”?还是干脆送人再买过?犹豫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