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The Kite Runner · 赎罪后の晴空

Kite Runner _Tagline

我一直都很喜欢《The Kite Runner》的以上这一句 tagline (宣传标语),也引用作 “晴天部落” 的description(描述)好些时候了。而此标语的戏干旨意,是赎罪必得赦免乃至重生的意思;至于在这里,我则把它解读作 “天无绝人之路,总有一条“晴”路在前方” ,竭力的乐观应对这人间炼狱。



等候4个多月,前午也总算在 Mid Valley 观赏了影片,感觉还不错,只是略嫌部分情节顾此失彼,让感动的氛围营造有成却凝聚不了,教人一刻揪心却也还是瞬间即逝,看罢全片甚至仅仅残留碎片状的半深不浅记忆。我想,若不是引发争议的 HassanAhmad Khan Mahmidzada 饰演)惨遭鸡奸那既是重点也模糊了焦点的戏码,这片子大概就只是又一前势与后劲成反比,并且 “没把原著拍坏,也没善用好题材” 的作品。

其实,改编自名著的电影,往往都会面对两种极端的局势,一则吃力不讨好,反之则必然是 “奖季” 的领跑热选。而《The Kite Runner》却属于包揽两局势的 “虎头蛇尾” 群,意既 “未试映前强势领跑,试映后迅速降温乃至劣评” 。所以,我在撰博搜网间,也毫无意外的看到不少反弹说法,甚至看到了其原著 “专业” 忠实拥趸的 “屠杀文学” 抨击。

无论如何,这部由第22部占士邦电影《Quantum of Solace》导演 Marc Forster 执导的电影,还是获得了《65届金球奖》的最佳外语片(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及最佳原创音乐(Best Original Score)两项提名;而西班牙音乐大师 Alberto Iglesias 的佳作,也同时获奥斯卡青睐,惜最终不敌更为实至名归的 Dario MarianelliAtonement》。

The Kite Runner

综观全片,唯有 “放风筝比赛” 一幕最能让我留下深刻印象,似是一种无邪而欢愉的战斗,再对照人性变质的战后悲凉,就好比现实的苍茫。而 Hassan 那坚定却哀伤的眼神,则凝聚了纵使微量,但也足以教人心头一酸的银幕感染力。

Hassan : “ I dream that my son will grow up to be a good person, a free person. I dream that someday you will return to revisit the land of our childhood. I dream that flowers will bloom in the streets again ... and kites will fly in the skies !

一个追风筝的孩子,环抱着对梦想的美好信念,纵使敌不过现实的残酷,也坚守着对友谊的付出和信仰。上苍于是赋予了他一个小生命,并成就了其挚友 AmirZekeria EbrahimiKhalid Abdalla 分饰)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

人生未必就此美好,至少风筝再次翱翔于晴空。

The Kite Ru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