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 2008

没有电影的周休一日半

纵使近期脑筋活跃思考改革事宜,但由于新一期杂志仍处于初期作业阶段,因此刚过的周末,我的悠闲指数还算适度高温。也因着很多时候,老友致电我未接,他都会既定性的 “以为” 我在看电影,所以在刚过那 “出乎意料” 没有电影的周休一日半,我大可稍作记录。^_^

周六,我约小漳子 “陪疯” ,去寻觅某 “中华料理” ,结果一度欢喜一场空,还感觉贼贼的 @_@|||。寻觅的过程中,突然倦意涌上心头,而在途中某公园停下,把小漳子晾一旁,即兴的小睡片刻 @_@||| 。醒来以后,天色已暗,感觉自己很 “黐线” 。@_@|||

后来我SMS向室友 “报告行踪” 并邀共餐,他回讯:“我才不要跟你们一起癫!”@_@|||

结果,似是虚度了近5句钟,随后转赴 “金字塔” ;途经 “博乐飘飘” 聚点,伫足 “偷窥” 了数十秒,便前往 “Friendster” 用餐,同时指引小漳子开新博,这回他要 “将心比心” 。吃喝 “网” 乐至午夜12时左右,前往取车途中乍见某熟悉脸孔跟友人道别后急步离开,尾随这 “熟悉身影” 并播号确认,可是 “No Answer ” 。我想,大概是步伐太大动作,睾丸和手机同时震动,而让他未察觉 “incoming call ” 吧!?!? 哇哈哈哈哈哈……因为,真的是^_^

最近和不少 “好久不见” 的友人重逢,感觉真的好棒!除了以上 “少数” 博外有交流的博友,还有下段文章尾端提及的 “前同事” 。

周日,上午11时许,我拎着笔电前往 “第一站”blogging ,在 “小奥” 的部落看到一则转载文章:我们集体谋杀了陈冠希?,觉得作者设身不同层面的中肯批判颇有意思,于是在 “晴博” 主页的左侧 “分享” ;而 “艳门照” 事件爆发迄今,我在twitter “对人不对事” 的评论了10来句,毕竟事件被炒凶后,仿佛谁是谁非已理不清,任何评论都只是在抹杀当事人曾经的努力与表现(贡献?多少有一点吧?)。

就像某些人一味挺某个党派来反对某个愚事一箩筐的党派,似乎完全抹杀这个党派曾经做过的好事般;纵使一群娱人的星途与一个国家的前途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却都是人心(人性)操纵,结果永远不会如意。

午后近2时许,我回家与室友会合,“难得” 陪他去逛灯饰专卖店买eye ball 我说 “难得” ,是因为我一向 “被投诉”(也自知理亏|||)对家的一切琐事不上心……;就像选购期间,他忙着挑选小灯,我则忙着咔嚓大灯,呵呵~~~~~

他说:“灯光是一个梦想家(Dream House)的生命。”而对我而言,那种很奢华很有feel的灯,最重要是可以把人照美照帅!!^o^

暴雨后的近8时,我和两名 “前同事” 总算如约于 3 TWO SQUAREOLD TOWN 晚膳。和他们的交情,得以在离开星洲后延续乃至 “正式” 建立,算是一种惊喜的缘分;写到这里,突然想起 “息息相关” 的月亮夫人……哈哈(不要打我~~~~~)我只是想说:“世界真是小小小,缘分真是妙妙妙啊^_^

感谢你们的 “改革建议” ,我希望在我 “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仍然 “竭力逆游” 的状态下,没有辜负你们的作品就好。^_^

谈天说地至近11时,我在返家途中路经月亮老板的餐厅,竟然撞见刚刚收工的月亮同事,而有缘二度载送她回家,又是 “缘分” 咯!呵呵~~~~~

1130分回到家,总算赶及观赏 “星光一班” 的 “终极决战” ,听到3人合唱《背叛》至收场 “Goodbye My Love......” 后,竟然出乎所料的 “同情” 起 “炒格” 来,也觉得他一度爆发的 “被指沾星光,心里不舒服” 言论,其实真的无可厚非,只是率性直言遇着媒体笔尖,难免会被放大镜 “强奸” 。

午夜近2时上床睡觉,今早6时许起床,7时许抵达公司。浏博间,被 “邓光荣” 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