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童年回忆录@口袋里的花

刚过的周日,赶及在返公司拼搏前,观赏了大马制作《口袋里的花》。

生活化的电影,其实只要拍得不差,就能轻易触动人心。纵使主调是简朴,还需辅助作用的商业调味。如果说“节奏缓慢”是绝大部分独立影片的“求真”原料,那贴近人心的或催泪或幽默元素,将会是刺激味蕾的味之素。

我喜欢看叙述亲情的电影,对此片的第一个感觉是:海报很美,却因着媚外的因子作怪而拖迟观赏;电影以朴实的“亲情”为基谱,再以“冷笑料”调盘,教我静心细嚼也食之有味,甚至庆幸没有弃之,因为真的会有一点可惜。

电影的父亲角色由名导李添兴饰演,片中的他因为走不出丧妻之痛,而终日借工作麻醉自己,加剧与两名小孩的疏离关系。他是人体模型造手,混在陈设于橱窗的“假裸女”堆中,他的生理问题也似乎响起了警钟。冰冷的简陋房子,随着流浪小狗的来去,以及两名小孩的病倒受伤,而乍现曙光……;他吞下爱妻的图片,试图终结悲伤,噎在喉咙的瞬间窒息感,是逆向的生命出口;尾场的草地学游泳一幕,引人发噱,我却感觉悲伤,因为感动……

他胸口溢出的似水是泪,因为痛楚说不出口,就像梁静茹《会呼吸的痛》里教人沉重的一句“连沉默也痛……”顿悟的一刻,口袋里的悼念白花,也该是凋零的时候了;因为心园开满了太阳花。

电影给我的感觉,其实更像是童年回忆录。我依稀记得,小时候也曾为了得以在隔天迟一点起身,而想要穿着校服睡觉;也想起了童年时期的友族玩伴,一张张已模糊的面孔……

《口袋里的花》是刘城达的首部长片,一举在《第12届釜山国际电影节》膺“新浪潮大奖”和观众票选的“KNN Audience Award ” 两项殊荣,与陈翠梅接力延续大荒电影在国际电影界的辉煌战绩。


延伸阅读:
真的要落幕了吗 @ 有人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