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Sonata for A Good Man —— HGW XX/7


GSC举办的euff 2007(第8届欧盟电影节)上周四开映至今,我暂时看了4部影片,分别是意大利的《Sailing Home》(Tornando A Casa)、法国的《Change Of Address》(Changement D’Adresse)、英国的《The Queen》以及德国的《The Lives Of Others》(Das Leben Der Anderen

我想分享的是 —— HGW XX/7 的故事

剧情的时间背景是1984年的东德,也是柏林围墙Berliner Mauer)历史性倒塌前5年。当时,东德国家情报局“Stasi ”正以恐怖威权监控人民,而负责执行任务的监察人员,都是铁面冷血的雇佣兵,包括“HGW XX/7 ” 。

根据历史记载,Stasi曾经号称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情报机构,拥有12万名谍报人员、1千名电话窃听高手和2千名邮件检查人员;而当时东德的人口约1800万人,情报局建立的秘密档案竟然高达逾600万人次,凝聚成一场“窃听风暴”

“窃听风暴”是《The Lives of Others》的中译片名;“窃听”顾名思义是监察人员的职责,“风暴” 则是人性的交战。

Hauptmann Gerd Wiesler 是专业的监察官员(Surveillance Officer),代号为HGW XX/7 ,奉命监察被疑撰写反动文章的剧场作家Georg Dreyman,以及他那惹高官(the Minister)垂涎的美艳女伶爱人Christa-Maria。在监察的过程中,他那心如止水的铁石心肠,以及千篇一律的乏味人生,竟随着融入他人的生活而起了巨大的变化,甚至一次的良心发现,而毁了自己的前途 ……

也许就像Dreyman那遭遇黑名单困扰,而选择轻生的好友Jerska般 ;也许就像Christa-Maria咽下最后一口气时的悔恨般 …… 很多时候,我们似乎丧失了自主的勇气;迷失在无力的状况里 ;理不清是非黑白;搞不懂是活在自己的心灵里,还是寄居在他人的权势下。

如果说the Minister滥用职权,HGW XX/7 又何尝不是?只不过前者是为了女人而滥权除障,可是仍饱受夺不成芳心的空虚;后者则是良心大发,救了一个好人。

没错,Georg Dreyman是一个好人。在他40岁的生日派对上,好友Jerska 送了他一份音乐作品,上面印着 —— Sonate vom guten Menschen(Sonata for A Good Man)。Jerska丧失了生存的勇气,无力成全好友(Dreyman)的善意,但他留下了一个让好友报答“好人”的灵感。

没错 ,那个好人是Hauptmann Gerd Wiesler ,一个不顾一切救了他一命的陌生人。

▓▓ 终场,银幕 : Two years later...... ▓▓

降职为邮件检查人员的Wiesler路经一间大型书局,被陈设在橱窗的Dreyman 最新小说《Sonata for A Good Man》所吸引而折返,并走进书局看个究竟。

当他翻过小说的封面首页,映入眼帘的是:
“To HGW XX/7, with gratitude”。

沉着依旧的他,拎着小说走到柜台付钱,出纳员问他:
“Would you like to have it gift wrapped ?”

他掩饰内心的激动,顿了顿说:
“No ...... it's for me ! ”

在那历经风霜的正直脸庞,含着释怀的泪光,划过喜悦的神情。



(而此时此刻,我已经哭到严重失控,偏偏的院内灯光这就亮起来了 ……)

▓▓▓▓▓▓▓▓▓▓▓▓▓▓▓▓▓▓▓▓▓▓▓▓▓▓▓▓▓▓▓▓▓▓▓▓▓▓▓▓▓▓


The Lives of Others》在2006年的奥斯卡,勇挫大热的《Pan's Labyrinth》膺“最佳外语片”,片中的灵魂人物“HGW XX/7” 是由Ulrich Mühe 饰演。

在片中饰演无名英雄的他,戏外的遭遇也同样教人感伤。

他于1975 年毕业于莱比锡戏剧学院表演系,并于1983年踏入影坛;他演过的电影作品逾60部,最巅峰的演出正是这一部让他接连在德国及欧洲电影颁奖典礼封帝的《The Lives of Others》。

可惜,抱病出席今年3月奥斯卡颁奖礼的他,在一次的胃部手术后,于7月21日向媒体证实罹患胃癌的消息,并于次日病逝于德国Walbeck ,终年54岁。



●●●●●●● 虽然非新片上映,但至少是我今年看过最动人的银幕演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