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4, 2007

JOGOYA · 法国 · 女神 · 换博名

1125日,我和老友看完免费的外语片后,去了JOGOYA吃到饱;122日,我提早3天请室友吃生日大餐,又去了JOGOYA吃到饱。

一周一buffet ,无不妥但奢侈。下定决心七分饱,却老是撑到十一分饱;多出的一分,是怕死划不来,而硬塞进肚的“吃它因它贵”食物。

我嚷了一整年要很瘦很瘦,却老是这头甩油那头灌油,还要很“假慈悲”的边吃边关怀那些连半分饱都是奢望的难民,却又很“折堕”的吞不下就留下(食物),唉~~~~~求主赦免~~~~~(主 : hopeless ...... )。室友嘛,则是抱以“偷吃一点点不会死,吃完痛死才算”的侥幸心态份子,明知尿酸过高者得戒吃壳类海鲜,却把一堆肥蟹大虾生耗,甚至同样忌吃的菇、豆类食物,全大口小口的吞下。

我们在欲望面前,从来就没有足够定力。


▓▓▓▓▓▓▓▓▓▓▓▓▓▓▓


室友近年的旅游运特强,继德国、意大利后,明年1月下旬则要到法国公干去了 前天他才跟我说,之前面对的订不到机位问题已办妥,出游的日期也已敲定;今天,我则在香港苹果电子报,阅读到一则有关“法国大开狱之门”的新闻。

话说,法国巴黎有一个名为“地狱”(L'Enfer)的藏书阁(图书馆),里头收藏了近两个世纪的色情物品,其中包括了1,700本色情书籍、大量的1719世纪春宫图片、改编成经典软性色情片《O》(The Story of O)的1954年原著初版、SM性虐文学鼻祖Marquis de Sade的禁书、各式性爱姿态,乃至性虐和人兽交场面,以及性器官大特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Man Ray的口交大特写照片等限制级“艺术品”。而这一直门禁森严的情色地狱,在时代革迁的今日选择来一次破禁大解放,公开展览3个月。

我在想,入门票应该不便宜。但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叫室友去看看。(搞不好他在那里会碰到蔡明亮 @_@|||)

另外,我在搜网间,看到了一部名为《地狱解剖》(Anatomie de L’Enfer)的法国影片。故事讲述一名妓女付钱给一名同性恋者,要他用4天的时间,观赏她的裸体。第夜,他用口红把她的阴道和肛门部分画成了一张嘴,然后和她做爱;第夜,他把一个类似除草工具的把手插进了她的阴道;第夜,她的月经来了,他们俩坐在一起把沾了经血的卫生棉从阴道里拿出来,放在酒杯里,然后一起把变红的酒喝掉;第夜,她消失了……

原来,这就是那部曾在柏林影展让人边看边吐边急闪的名导(Catherine Breillat)著作。

我在想,色艺(欲)香艳的典雅法国,一定会让室友“ Eyes Wide Shut


▓▓▓▓▓▓▓▓▓▓▓▓▓▓▓


我的“女神”将在12月先后发片,一个身着金色热裤露腿秀性感,一个展现黑色魅力预告“从此包头”(naik haji)。这个12月,有我个人高度期待的电影,也有个人高度期待的音乐,还有一趟等待了8年的“被包”之旅。

延伸阅读:
Hadiah Dari Hati di pasaran 10 Disember @ Sensasi Selebrity
许茹芸拍摄专辑封面 搬來500公斤盐造雪景 @ 多维新闻网


▓▓▓▓▓▓▓▓▓▓▓▓▓▓▓


有一些所谓的“点头之交”,感觉很陌生,碰头却又感觉熟悉。在惊鸿相遇那一刻,总会先却步才趋前;说声嗨寒暄两句后,旋即又回归陌路。

若有缘相知,却无心灌溉无力保温,一段萌芽的友情,大抵也只是无缘相惜的泡影。

忽然想把“一直是晴天”改成“一直是天” ,很想把自己收回来 …… ;年龄渐长,自恋的包袱涉水太深显得沉重,也越来越害怕见光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