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9, 2007

从parquez到decleor......

家乡老友 “藏博” 保隐私,不然他那曾在我这里昙花一现的 “惘然记” ,大可牵搭梁影帝的 “蛋势” 催谷流量呢!他bitchy但低调,是符实的自爽型博客,没兴趣交流,最怕被骚扰。虽说他隐藏了blogger的日志博,但你还是可以去 “这里” 偷窥他的裸体.....Oops..NO!!!......是别人的......XD''' ,顺便玩心理测验 。......嘻嘻 ~~~~~ 如无意外,此刻的他 (你) 应该正碎碎念的Shit~~着我,或拿起手机正准备传SMS来 “骂” 我 ~~~~~ 嘿嘿,稍安勿燥嘞!我其实要写的也没很关他 (你) 事啦,只是想说随便借他 (你) 开个头,然后充够一篇杂文的字数,懒有point呗!......XD'''

话说,刚过的周六,老友赏脸来晴天部落一逛,读到我 “蓄意” 放恶男和波霸飞机的文字,就以 “看死我就是jit不出一点书香味” 的姿态,传来一则问说 “结果有否赴书约?” 的SMS,而当时仍在公司忙~~~ blogging ''' 的我,回他 : “当然..........没有咯!结果去facial,呵呵。”

暂搁于 “Men's Beauty” 签购配套中的最后一次洗脸疗程,我致电Low Yat DECLEOR 的Sabrina,即兴约时间洗脸,并以 “空壳的姿态,豪爽的语气” 跟她订了数样护肤品。诸不知,一踏进她的黄色小屋,才惊觉皮包没钱,而她那里除了没有私家刷卡机,借用的邻家刷卡机也过了营业时间。她看我一副尴尬的模样,赶紧一派大姐头的说 : “唉呀!没关系的,下次再算! ” 我急急的回说 : “不要不要!我下楼按钱很方便的。” 她笑笑破僵 : “来!睡上去!洗完脸再说。”

失控的倦意凝聚太久,难得松懈,
我甚至在疼痛的除黑头动作时,已昏睡过去!
Zzz...Zzz...Zzzzzzzzzz

直至洁净面膜后的压轴爽戏 —— 肩部以上精油按摩,我当然要醒着享受咯!呵呵。结果是,爽啊~~~爽的~~~还爽到肩头出现 “咖哩鸡” 呢!~~ ⊙ o ⊙~~ 哈哈,可别想歪哦!那只是因为本人血液循环不流畅 ( Eerrrrrr......并没有医学根据@_@ ) ,才会不堪一捏啦!我甚至托着过重包包太久,也会让手臂留下一条甚至一片凝固血印哩!-.- ......

爽着的当儿,我问Sabrina:
“有什么除印的产品好介绍啊?
因为hor...我很容易留印的,可能是血流得不顺……(吧!)”
“吧” 字都还来不及语助一番,
Sabrina迅雷不及掩耳的嚷出这两句:
“不是不是,这跟年纪大有关系!”
=.=|||

爽完以后,Sabrina告诉我, “产品们” 都恰巧out of stock,要我别去按钱了,等货到才一次付账,更体贴的盛满一罐美容院专用的强质膏状洁面乳,供我 “顶档” 用。

爱死你啦!娜姐!^o^



P.S :
嘿嘿,摆人上台的动作要够干脆!
亲爱的老友,
我甚至连题也把你给摆上去了,
呵呵!来来来 ~~~~~ 咱们干一杯法国廊酒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