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6, 2007

没有书香味 ; 花香没感觉 ;最爱闻草香。

昨天在公司处理好 “猪屎” 后,约了月亮夫人喝茶。和她聊到今晚与恶男和波霸暂约,而我却probably会放飞机的 “Popular Date” 。我说 : “不想去,是因为每当我一听到是大~~众~~书~~局~~,不不不,应该说是任何书~~~~局~~~~~,就自然满脑都是Zzz...Zzz...Zzz...了!” =.=|||

嗯,我承认自己的文学气质不合格。

然后我就说了,就像一般的主观份子啊!嘴说不看书,但看到自己喜欢的作者或文笔,还是会无形突破所谓的自我定框,纵使我叫得出乃至叫得对的作家,坦白说是没几人啦!=.=||| Anyway......现在说的是看书嘛!让我想想......,Errmmm......活到31岁,我 “看得完” 的文学创作,大概就张曼娟的 《 海水正蓝 》 ...... -.- Errmmm......陶子的 《 啊! 》 算吧?=.=|||......Errmmm......还有一本还有一本.!.!.!就是我看了10年,却possibly还在我那尘封架子里的 《 小王子 》 =.=|||......( 云妹,如果你的眼眉有空扫到这一句来,快致电或SMS告诉我,我早已经把书还给你了啦!......Errmmm......,也好像还了hor?=.=||| Anyway......睇极都睇唔完是absolutely的事啦!Haizzz... )

昨晚和月亮提及陶子的 《 啊! 》 后,逾午夜一时回到家,即翻出那一本连保护着它的透明包书纸,都已泛黄布尘的书,取出里头所附赠精致明信片中的个人最爱——海芋的笑话,置此。


卡上陶子写着:

对于海芋,我有一个温暖的回忆。
大学时,追我的侨生问 : “你最喜欢什么花?”
我说 : “海芋。”
他搞不清楚,问我这种花生得什么样子?
我说 : “长长的 、绿绿的 、有点像葱 、花是白的……”
一天,他打电话来,说放了一把我最爱的海芋在我住的楼下,
我冲出去看,然后,坐在楼梯上大笑。
他放了一把长长的 、绿绿的 ,万年青。

*——*
还记得 “啊!” 的那一年( 1998年 ),我甚至没啥理性的逢人问我喜欢什么花,我就都说“海芋”。呵呵,但事实上我却连海芋长成什么样,至今仍雾煞煞。=.=|||......后来的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totally不喜欢任何花,我只喜欢野生的茅草 、稻米,还有个人感觉上没很像花,但它确实是花的满天星。=.=|||......

Blogging的初期,我曾自制了一个 “迎风的野香” slideshow,
现在又爽爽搬出来 “闻” 一下。



( 或许有些不是草,=.=|||
但个人感觉上有“野味”的,都一并载入。^o^